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六话 发生在某个雪天的故事①(2 / 2)



我也相信就算寻求帮助,也不确定会不会来帮我。



(一直以来我独自解决了很多麻烦)



所以今天也一样……!



「没事的!有我在呢!」



我一边安抚着狂吠着的猎犬,一边抓住掉在地上的绳子。



然后强行把猎犬拉到人行道上。



(啊,好了)



总之暂且可以安心了——。



「咕噜噜!」



——像这样松懈下来是不好的。



猎犬似乎是因为突然被人用绳子拉而吓了一跳,露出尖利的獠牙狂吠了起来。



然后它扑向了我——。



「呀!?」



一瞬间——我被人从旁边推开了。



虽然失去了平衡,但我还是设法稳住了身子,没有摔倒。



想要立刻确认情况的我看了一眼推开我的人,



「冷静冷静。已经没事了」



是冷静而温柔的声音。那个……脖子上围着红色围巾的男生,抓住了猎犬的项圈,制服了它。



(没见过的校服,是外部的学生?)



今天的升学考试也包括外部入学的学生的入学考试,而且会场也在一起。



所以他可能是碰巧在场。



「和主人走散了么?这样,是会很害怕呢」



可能是在保护我的时候被咬的吧,他的右手腕在流血。



他平静地对猎犬说着话。



也许是他的冷静让猎犬回复了平静,凶恶的咆哮声渐渐平息了下来。



「乖乖,好孩子」



他一边呼出一口气,一边抓住掉在地上的绳子。



(……好厉害,竟然能轻易制服大型犬)



猎犬规规矩矩地坐在人行道上,仿佛刚才的暴躁是假的一样……不,现在不是佩服的时候!



「不要紧吧!?」



我立刻跑了过去。



他手臂上的鲜血染红了开始覆盖道路的积雪。



伤口可能很深……!



「你才是,不要紧吧?」



但他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伤口。



「抱歉,突然把你推开」



「诶,啊,我没事的!比起这个——」



「别担心。这孩子就交给我吧。你是来参加考试的吧?抓紧走吧」



「但你也……!」



「没事。我就算考不上也无所谓」



他说着「作为证据,这个给你」,然后递给我一件小小的东西。



是写着学业成就的小小的护身符。



与其说是在神社买的,不如说是女孩子亲手制作的可爱设计。



「狗主人我一个人去找」



「不行!我来找,你先走吧!」



「为什么啊」



「因为你是在担心我考试会不会迟到吧!?」



『考不上也没关系』这句话大概率是谎言。



这里不可能有不以考上为目标的人。



而且为了让我安心,他还给了我护身符。



「我和你是第一次见面!为了素不相识的我没必要——」



「听我说」



他用与慌乱的我截然相反的冷静声音,对我告诫道。



「这话该试图救助素不相识的狗的你来说吗?」



「!」



「和认不认识没有关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那、那个是……」



是我完全无法反驳的正论。



他说的就是我一直在做的事。



我一直在帮助自己认识和不认识的学生。



但是,正因为如此,我不能不管他……!



「还是说,你笨到连这种事情都不明白吗?」



「诶……」



他说得太突然了,我只能保持沉默。



他就像是在故意惹我生气似的,说道。



「啊,我懂了。从一开始你就没有信心通过考试。所以你在寻找考不上的借口」



「……!」



「我是因为救了一只不认识的狗才没考上的,绝对不是我的错。你想这么解释的吧。真是的。为了保护自尊心真是卑鄙的手段啊。我不能把这孩子交给你这种没救的家伙——」



「啊,是吗!你这么说的话那我走了!」



我大叫了起来,连我自己都感到惊讶。



「不要对它做过分的事情!」



「当然了。这孩子现在已经老实下来了。不像你现在这么狂躁」



「……真差劲。你肯定没什么朋友」



「差不多吧。你看起来朋友挺多的。毕竟是个笨蛋老好人」



「我没道理被孤僻的你这么说!我真是放心了!听说你不打算通过考试!」



这样就不用再看见你了!我说完,就走了。



我对他的态度感到非常恼火。



而且……还非常失望。



明明挺身而出救了我和猎犬,却突然说出那么过分的话。



于是我头也不回地走上了去学校的路。



但是。



我一边想着他为什么突然改变态度,一边走到校门口——就在那个瞬间。



我终于意识到了他的温柔与聪明。



我急忙想往回走,但我做不到。



要是那么做了的话,他的好心就白费了。



(——拜托了。一定要赶上。愿他能通过考试。虽然前面说了那种话……)



比起我,他才是更应该通过考试的人!



我紧紧地握住收到的护身符,拼命祈祷着。



从天而降的雪,将街景淡化成了白色。



然而,我的后悔却越来越强烈。



#



在那之后过了几个月。



我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和他重逢了。



「新生代表致词」



在作为入学典礼会场的爱洲学院的礼堂。



在顺利进入高中部的我们的注视中。



在老师的催促下站上讲台的,是那天没能问到名字的男生。



「诶,代表不是友利吗?」



「好像是由考试第一名来致辞的吧?」



会场里突然一阵骚动。



是的,一位老师偷偷告诉我,我排名第二。



有生以来我还是第一次没拿到第一。



「是没见过的学生。难不成是从外部考进来的?」



「真难堪。多少年来一直都是内部升学的当代表的」



「而且那家伙,不是『键坂』吗」



键坂?



「诶,听说他入学考试的时候迟到了?」



「对。就是那个明明早就错过了开始时间,还特例被允许参加考试的家伙」



「键坂,不会是那个键坂吧?一族人大多数都是医疗界的精英吧?」



「难不成父亲是键坂君春?就那个政治家和官僚们御用的超级名医」



「我父母虽然也是医生,但他们说唯独在键坂家面前自己抬不起头来。听说他们在政商界也都能说得上话」



「所以老师们就放过他了?」



「那样的话考试成绩不就不重要了吗!家世好就能当代表了……!」



「这种事情……梓,好可怜……」



不是的!



我想大声否定朋友们的窃窃私语。



他是不可能承认因为出身好就能成为代表的这种不合理行为的。



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他不是想迟到所以就迟到了的)



他帮助了一只谁都不想帮助的孤独的猎犬。



还挺身而出帮助了并没有寻求帮助的我。



他不惜扮演讨人厌的角色让我去考场。



简直就像是正义的伙伴。



「——」



但是,他一点儿也没有表现出那样的姿态,只是毫无干劲地进行着致辞。



这就是我和他的重逢。



键坂君孝。



现在回想起来,我就在那个瞬间,毫无疑问地——。



#



「键坂君!」



时间回到现在。



已经傍晚了。刚走出校舍的我叫住了键坂君。



早上的大风已经完全停下来了。



「身体已经好了吗?」



「诶,啊,嗯。比起那个……谢谢你今天帮我」



到头来,我在他的催促下长班会开到一半就离开了。



我还是第一次装病,就那样在医务室的床上休息了一段时间,等到回家前的班会时才回到教室。



然后我为了表示感谢,对着放学准备回家的他的背影这么说道。



「骗子。你骗了全班人」



「毕竟我没有友利你那么有声望。嘛,我可再也不想协调整个班级了」



「那太可惜了。有能力就要使出来啊」



「——我无能为力的」



不知为何,键坂君的声音听上去有些自虐。



「而且这有点不像友利你哦。居然会坦率地道谢」



「你倒是一如既往地冷淡啊。不肯坦率地接受我的谢意」



「毕竟你又没说『来帮我』啊」



「是呢。但是……」



走在长满新绿的嫩叶的樱花林荫道上。



我抬头望着比自己高的男孩子的脸,坦率地说出了心里话。



「我就算没说『来帮我』,键坂君你还是帮了我」



「还是?」



「升学考试那天的时候你也帮了我的吧?」



「有那种事吗?」



「你性格真恶劣啊。明明记得一清二楚」



「暴露了吗。确实还有印象。明明分开的时候我那么说了你,但入学典礼之后你却来礼貌地向我道了谢」



「当然了。毕竟你是故意扮演坏人的」



虽然当时我没看穿,但键坂君是很聪明的。



他意识到正常交流是说服不了我的,所以故意说出让我生气的言辞。



这一切都是为了让我去考场。



而我却没有意识到那一点,只是愤怒地抛下他之后就离开了。



而且……。



「……抱歉。入学典礼之后好像有流传你的不好的传闻,我本想要好好地在大家面前否定的……」



『梓酱真是的。还是那么的温柔』



『不用为了包庇键坂而说谎的!』



『那家伙帮助了狗和友利你?怎么看他也都不是那种人吧?』



就像这样,谁都没有认同我的说法。



的确,不管是谁看到键坂君在学院里的那个样子,也都是会那么想的。



他没有合作性,不会对人温柔,而且孤身一人。



但是——。



「你会影响到我的,别这样了」



「诶」



「不要突然露出一脸抱歉的表情。被周围人说坏话都是我自作自受。不是友利你的错」



「键坂君……」



没错,真实的他不是那样的。



《大家都不知道,只有我知道》



《K君是一位相当温柔相当靠得住的人》



我用口袋里的手机,炫耀似地发了这样的推。



(正因为如此,我才想让他改过自新)



我想和他一起作为学级委员活跃班级的气氛。



我想和他成为朋友。



现在回想起来,就在重逢的那一瞬间,我毫无疑问地——爱上了键坂君。



(然后,我有了一个新的目标)



帮助了一直在帮助他人的我的那个男生。



是的,从今以后我将不只是单纯地帮助他人……。



《我想要成为他会喜欢的人。



所以无论我多么喜欢K君,我也不会主动表白



因为……》



《我想听K君亲口对我说,『我爱你』》



就在刚走出校门的时候,键坂君突然停下了脚步。



不知何时起,他一直在看着拿在右手里的手机。



「怎么了?莫非又在看狗的视频?」



「诶,……嘛,差不多吧」



「嗯哼。看来是相当可爱的狗呢。毕竟你连走路的时候都在看」



「——啊。我也觉得自己有些看得太多了」



明明我说的话充满了讽刺,他却罕见地坦率反省了。



或许是因为被夕阳照射的关系,他的脸看上去有点红。



难不成他果然在看我的隐藏账号……我差一点起了这样的疑心。



(不可能的吧)



现在想来完全是我自我意识过剩。



无论是给我罐装咖啡,还是吃了我的炸鸡块,还是给了我照片,都不是因为我的隐藏账号被他看到了。



全都是因为键坂君是个温柔的人。



(必须得感谢千冬。果然应当拥有的是朋友)



虽然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我切身体会到了什么是重要的。



以此为契机,似乎可以进一步拉近与键坂君的距离了。



啊,不愧是风见千冬。



不愧是姓氏里有『风』的女人,为我和键坂君的关系吹来了一股好风——。



「!?」



也许是我不该如此兴高采烈。



突然——刮起了一阵强风。



大约是早上的强风的余韵吧。



毫无防备的我被这阵风吹了个措手不及。



凌乱的头发。



由于太过突然而无法防御的手臂。



被猛然掀起的裙子。



「啊——」



等等。



因为在长班会的时候得到了他的帮助,过于高兴的我完全忘记了。



说起来,裙子下面的是……!



「!」



仿佛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身旁的键坂君表情僵住了。



或者说是脸红了。



这次明显不是夕阳的问题。



「……看到了?」



我颤抖着这样问道,感觉自己的脸也同样红了起来。



「我说,你看到了?」



「没看」



「真的?」



「当然」



「拜托了。说实话。我不会生气的」



「……」



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然后露出下定决心了的表情。



「我说,那个内衣也太大胆了吧?颜色是黑的横向还有绳带明显就是痴女才会穿——」



「你果然看到了!?」



「等等,你刚刚说不会生气的——」



「不是!我没生气!我刚刚只是在喊叫而已……等等,比起这个!拜托听我说键坂君!我这么穿是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啊」



「那是……归根结底是千冬的错!都怪她莫名其妙地吹的什么风……!」



「呀,刚才的风确实很大」



「啊,等等,我想说的是——」



「但你把这个怪罪在风见身上也太不合理了吧」



「不是那回事啊~!?」



我一边在心里哭喊着“我又不是想听你说这种话的~!”



一边为了想办法辩解,就改变了原定的计划,决定和键坂君一起走一段放学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