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八话 发生在某个雪天的故事②(2 / 2)

也许是因为情绪高涨的缘故,我不禁忘记了毒舌,坦率地说出了心里话。



「有吗?」



「感觉你格外温柔嘛。就好像回到了升学考试那天一样」



在那个雪天,键坂君帮助了陷入困境的我。



没错,正因为发生了那天的事情,我才对他——。



「温柔的人,是友利你」



「?什么意思?」



没听懂为什么的我歪着头。



键坂君仿佛是要把积蓄已久的东西吐出来一般,开口说道。



「你还记得吗?考试那天我说『就算考不上也无所谓』」



「嗯。但那个应该是让我去考场的场面话——」



「不,是真心话」



「诶……」



「我一开始就不打算被录取。因为考取爱洲是家里人的意志」



「……」



他为什么突然要说这些?



我虽然很是在意,但大概是因为键坂君表情极其认真的缘故,



我便一言不发地听着了。



「我从以前开始就和家里人合不来。所以打算初中毕业后就离开老家去工作生活」



「诶,那,高中……」



「没打算上的。但家里人强烈反对说。『如果你考上爱洲学院的话,就让你一个人住。而且还会给你掏钱』」



「他们就那么想让键坂君升学吗?」



「毕竟他们不想让键坂本家的次男拒绝升学这种丑闻公诸于世啊。而且爱洲也是重点学校,他们大概是想着一方面可以把我从老家赶出去,一方面运气好的话没准还能让我改过自新吧」



真是天真的想法啊。



键坂君冷嘲热讽般地喃喃自语。



「不过,那键坂君你为什么去参加考试了?」



他应该是可以在救了那只猎犬后不去考试的。



但他却去了考场,还以第一名的成绩入了学。



「因为我产生了兴趣」



「兴趣?」



「起初我是打算交白卷然后不及格的。我一直觉得学院的学生也都不是什么好人。爱洲的学生都是在箱庭里长大的精英。那些家伙基本上都会对『键坂』这个名字有反应」



「……」



「从以前开始,有很多家伙只因为我叫『键坂』就想来和我搞好关系。和朋友产生争执的时候他们还会说『我只是被父母逼得没办法才和你友好相处的!』」



「……!」



「我就觉得爱洲的学生也都一样。尽是些靠家世来判断人并想以此获利的家伙。但是……」



「……但是?」



我这么反问道,键坂君沉默了一会儿,



「在考试那天,我遇到了例外」



他的脸上浮现出怀念般温和的表情。



「那个雪天,当我在十字路口中间看到一只惊慌失措的猎犬时,我就想自己必须得去救它」



「……」



「周围有很多前来参加升学考试的爱洲学生。但是大家都忽略了那只猎犬。都假装没有看见」



「那是……因为考试迟到的话就没法升学了,没办法……」



「我现在也认可这种说法。但那时候的我不一样。我就觉得——啊。果然在爱洲上学的人都是些冷漠的家伙。他们就因为没有好处便不去帮助有困难的狗。我就开始对精英阶层的人类变得不信任了」



「……」



「但是,我想错了。——有一个鲁莽的笨蛋,比我还更早地跑到了猎犬那里」、



「!?你是说……!」



「我就不用说名字了吧?」



键坂君直视着我,继续说道。



「我现在依旧清楚地记得。在雪花纷飞之中,那个笨蛋扔下手里的红雨伞,径直冲向十字路口的样子」



「……」



「老实说,我吃了一惊。考试只要稍微迟一点就不能升学。就算救了狗也不一定会被人感谢。但那个人却毫不犹豫地去帮助了猎犬,真是太善良了」



「……」



「不过——也因此我产生了兴趣。说不定爱洲学院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种地方。也许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以家世来判断人。也许还有不少像那家伙一样善良纯真的人……」



「……」



「结果就是,我在附近找到猎犬的主人之后就去了考场。我动用键坂的名号取消了迟到认定,并全力以赴参加了考试」



「……」



「你还记得吗?之前放学的时候,你说『你又救了我』。确实我是救下了差点被猎犬袭击了的你。但那个时候,真正得到拯救的人是我才对」



「键坂君……」



「——谢谢你。我一直想要道谢的。多亏了友利,我对人类的不信任多少有所改善了」



坦率地。



无比真挚地。



键坂君向一直和他拌嘴的我道了谢。



(……怎么办)



我的内心就像运转中的洗衣机一样乱七八糟。



平时总是互相吵架的他对我表示了感谢,让我很是惊讶。



我很高兴键坂君一直对我心怀感谢。



但我却不知道这时候该说些什么好。



对面座位上的键坂君看上去有点没精打采。



也许他是在反省自己谢谢说得太晚了。



又或者——。



「——呐,虽然有些突然」



意识到某种可能性的我,鼓起勇气这么说道。



「能牵你的手吗?」



「啊?突然干什么?」



「那个……感觉这样做比较好」



和刚才不同,现在的我有着明确的理由想和他牵手。



所以我鼓起了全部的勇气。



「你知道吗?人一感到压力,手就会变冷」



「听着。我给你说,我可不是因为对你说谢谢而感到压力——」



「那个我知道。但是,我想你的手现在很冷」



「……」



键坂君嘟囔了一句「不愧是聪明人真是明察秋毫」之后,说道。



「不要」



听此我的心都要碎了。



他是说讨厌和我这样的人牵手……。



「感觉好害羞」



「啥啊啊!?那什么理由!」



「有什么问题吗?我和你总是在吵架,却突然要做那么亲密的——」



「忘恩负义。明明刚刚还在谢我」



「那个是……」



「你明明都用『那个时候,真正得到拯救的人是我才对』这样少女漫画般的台词感谢我了,却不愿听我的请求吗?」



「唔……。……你人太好了」



「诶」



「都已经拒绝了你一次了,像我这种阴角放下不管不就好了」



键坂君像是死心了似地叹了口气。



「知道了。随你便吧」



「还挺干脆」



我掩饰着激烈的心跳。



用右手握住了放在桌子上的键坂君的左手。



指尖感受到的是纤细修长的手指触感。



是明显比我的要大的,男孩子的手掌。



「唔,还挺暖和的」



「嗯哼。我体温蛮高的。冬天的时候,朋友经常会拜托我说『手借我用用!』呢」



「你这人形暖宝宝」



苦笑着的键坂君的手非常冰冷。



好吧,就让我来给他暖和一下吧。



我现在的体温比平时都要高。



至今为止,我已经温暖了许多女性朋友的手,但我还是第一次温暖男性的手。



而且我现在触碰的还是喜欢的男生。



用想的体温就上升了。



「干脆就这样学习一段时间吧」



「你那边的惯用手可用不了啊」



「不用担心。我左手也可以的」



「你天才超人到这种地步了吗」



「我可以一直牵着手到你满足为止哦?」



「毕竟是友利你。肯定是想看到我害羞的样子吧。那可不行」



「你这么说吗?那样的话……」



我用食指的指尖触碰着键坂君的手腕。



咚咚咚传来的节奏声。



我一直都想要感受的轻柔旋律。



「好暖和」



「!」



「键坂君的手,变暖和了呢。你瞧,你的脉搏在开心地咚咚咚跳呢哦?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啊,脉搏变快了。难不成,是心动——」



「别实况解说」



键坂君突然别过脸去,小声说道。



(抱歉,但是原谅我吧)



如果不这么揶揄的话,我也会因为害羞而说不出话来的。



而且我想要告诉避免与他人产生联系的你。



哪怕只是一只手——。



《像这样和人牵起来之后,心里也会变得暖洋洋的哦?》



只将因害羞而无法说出口的真心话写在隐藏账号上。



(——啊。真是不得了的一天)



一起学了习。



一起吃了蛋糕。



一起没有拌嘴地聊了天。



就这样牵着手,感受着喜欢的人的生命之声。



像这样的,简直就……。



#



《像是约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到了傍晚。



回到公寓的我看了眼隐藏账号,就发现了这样的推文。



《稀饭~!K君稀饭稀饭超稀饭~!》



《由于今天的反作用,会不会几天后发生什么非常糟糕的事呢》



《虽然最后的请求被拒绝了很遗憾,但能和K君待在一起好幸福~!》



「她也太高兴了吧」



看到她那么开心的样子,连我也都不禁露出了微笑。



然后我躺倒在了床上。



(没想到她会突然来牵手)



友利大概是听了我的话之后恍然大悟了吧。



我因为说了老家的事情所以感到了压力。



所以她才会温暖了冰冷成那样的我的手——温暖了键坂君孝的心。



「不愧是『大家的朋友』」



对谁都很亲切,无论什么时候都在关心别人,而且不求回报。



在那个雪天,救下猎犬的时候也是如此。



(没错,友利梓很温柔)



就像春日里的阳光一样温暖。



所以让人忍不住想要去接近。



证据就是在那个雪天,我被友利所吸引了。



(我就像是在追赶着那家伙似地进了爱洲学院)



对此我真的很感激。



正因为如此……。



「今天就是最后了」



不要再接近友利了。



我望着左手手掌,做出了这样的决断。



(要说今天做了什么,就是看了她的隐藏账号,帮她选了衣服,为了实现友利的愿望而做了一些像约会一样的事情吧)



因为觉得是最后一次了,所以我才不惜打破自己的原则,做出了让友利露出笑容的行动。



甚至连原本不打算说的过去都说出来了……。



「这样一来欠的人情应该就还了」



没错,我一直都想向友利表达对当时的感谢。



仅此而已。



除此之外没有其他想法。



证据就是我在和她分开的时候,拒绝了友利的请求。



『我希望你能告诉我你的LINE。作为班长,我需要知道全班同学的联系方式』



她肯定是觉得按今天的势头的话一定能拿到我的联系方式吧。



但是我却摇了摇头。



因为今天就是结束了,所以没必要产生更多的联系。



虽然到头来『友利为什么要使用隐藏账号?』这个疑问尚未解决,但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



「……呼」



我下定决心似的叹了口气,将友利的隐藏账号从手机的书签里删去了。



虽然就算这么做也能从历史记录里找到隐藏账号。



(但我不会再那么做了)



这也是为了友利梓。



当然,像今天这样牵手的行为,今后我是绝对不会做了。



就算只有一只手,我和她之间也不可能再产生联系。



那家伙是『大家的朋友』。



而且还是键坂君孝无可替代的恩人。



所以我从入学开始就一直对她保持冷淡的态度以疏远她。



没错,像我这样的前不良最好还是不要出现在友利身边比较好——。



『像这样和人牵起来之后,心里也会变得暖洋洋的哦?』



但是。



就算把书签删掉了,今天感受到的温暖却似乎怎么也不会从我的掌心中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