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八话 发生在某个雪天的故事②(1 / 2)



对于学习而言,什么是必要的?



让人安心的环境。



感觉舒缓的BGM。



以及大脑运转时不可或缺的糖分。



于是在周日。



我来常去的咖啡店学习了。



店名是星宫咖啡。内部装修是统一的古典风格,十分稳重。桌上除了参考书,还有咖啡和薄煎饼。通常的话,这会是无可挑剔的能让人集中注意力的环境。可是,



(不在状态啊)



从几天前和千冬通话的那个晚上开始,我就无法集中注意力了。



总是忍不住去想友利。



明明那晚以来我都没在看她的隐藏账号了。



(可能过一段时间就不会在意了吧)



『无论我多么喜欢K君,我也不会主动表白』



之前友利在隐藏账号上是这么宣言的。



如果那句话是真的,那么除非我采取行动否则我和她之间将不会有更多的联系。



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咖啡店的门铃响了。



「诶诶诶!?」



两秒钟后,我听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女高音。



我下意识地打算望向门口,但还是忍住了。



三秒钟后,门铃再次响起。



看样子发出前面声音的人没有落座就回去了。



「……不行了」



只是听到一声而已,我的注意力就受到了致命的打击。



「呐呐,刚才进来的女生,超可爱的吧?」



「啊,确实。她没准在玩INS吧?好想关注一下」



「你想在私信里约她出去玩吗?没戏的。那么可爱的话肯定有男朋友的」



「唔,也是。但她为什么突然离开了?」



我听到店里一对大学生模样的男女这样的对话。



大概回去的原因是我吧,我一边这么想一边打开手机。



我看了眼好几天没看的tomochan的隐藏账号,



《什么情况——!?》



《太过吃惊就不由自主地逃掉了……》



《今天的穿搭给K君看的话就太随便了~!》



友利梓在SNS上发出悲鸣。



「再怎么说这也是偶然吧」



原以为又被她跟踪了,但好像不是。



不过,这也不错。



不管理由如何,这样一来友利应该是不会再来咖啡店的了。



「嗯?」



但是,十五分钟之后。



隐藏账号上有了新的推文。



《候选①衬衫加短裤的男孩子气的穿搭》



这样的一句话和对着大镜子拍的一张照片。



虽然用手机很好地遮住了脸,但那个人绝对是短裤造型的友利。



(难不成她回家换衣服去了?)



而且推文后面还加上了《#扩散希望 #不知道穿什么好 #请帮我选择去见喜欢的人之时的决胜穿搭!》这样的TAG。



原来如此,她打算在网上征求意见。



(这样才能做出客观的选择嘛)



不愧是优等生,真是动了脑子的作战方案啊。



《候选②去年万圣节时C酱送给我的处男○毛衣。赌上一切的必杀级露出穿搭》



……不对。



别说在动脑了,她的思考完全出了问题。



不然的话她怎么会做出如此荒唐的选择。



「果然恋爱会让她智商降低吗……?」



星宫咖啡是我的绿洲。



如果发生和这种打扮的同班同学同席的超痛事态的话,我就会再也不能来店里了。



《候选③精心准备的外出用服饰。是有些平常的穿搭》



我不禁屏住了呼吸。



初夏风的白色夏季针织衫加上休闲的黑色裙子。



还有一顶小巧可爱的贝雷帽。



确实和露出穿搭相比是有些平常,但有时候王道的选择才是正确的。



(虽然①也难以舍弃,但感觉③最适合她)



说实在的,我都没有想到。



她现在可爱到我想亲眼看看了。



《候选就是这三个!拜托了!



请从中选择喜欢的衣服并点赞!》



好,就③了。



虽然我希望会有人给③点赞,但等了一段时间却还是没有。



tomochan的账号的被关注数是零。



无论上传的照片多么可爱,也很难被人点赞。



(嘛,对我来说那也比较好)



没有点赞的话友利也就不会来这里。



但是,我不由自主地想象了一下。



散落在地板上的衣服。



对着镜子换好衣服并拍照,勇敢地往SNS上上传照片的同班同学。



一边期待着会有人给她点赞,又一边担心着自己的推文在SNS之海中会无人发现而忐忑不安地盯着手机看的友利梓……。



「……今天是最后一次」



我一边喃喃自语,一边用宅活用的账号给③点了赞。



(应该不会暴露我的身份)



毕竟那个账号上全是动画的感想,完全没有我的个人信息。



《感谢点赞!》



tomochan礼貌地致谢。



这家咖啡店大概离友利家很近。



5分钟后,友利就再次走进了店内。



(难得她为我而努力选了穿的衣服)



要是她向我搭话的话,就先夸赞她的衣服吧。



「……」



但是,就在我装作没注意到的样子窥探情况的时候。



友利坐在了离我较远的座位上。



然后她摊开参考书和笔记本,仿佛在说「好了,开始学习吧!」。



不过,她偶尔也会把目光投向这边,露出犹豫不决的样子,



《……不行了。紧张得要死。在休息日主动打招呼什么的我做不到啊》



隐藏账号上出现了这样的苦恼发言。



《但是……想让他夸我……想让他夸我努力选择的衣服……》



就得是这个气势!被渴望认同怪物所吞噬吧。



我来主动打招呼的话就太做作了,应该由你来打招呼——。



《那么就来念咒吧!往这边看K君!我在心里说了好多好多的『超喜欢你』!》



那少女般的咒语是怎么回事?



连我的脸都开始发烫了。



虽然我很愿意相信是空调的问题,但十有八九是对我的爱相当沉重的隐藏账号女子的错。



(啊,真是的)



但是,相当可恨的是。



她那过于笨拙的样子,与被称为『大家的朋友』的友利相去甚远,让我根本无法置之不理。



(而且也许只有今天了)



偿还友利在一年半之前的那天,帮了我的恩情的机会。



#



「班长,你在做什么呢」



我盯着手机在心里默念着「超喜欢你、超喜欢你、超喜欢你」,结果突然就被人搭话了。



我吃惊地抬起头,发现是键坂君。



太好了,祈祷奏效了!这么想的我还是尽量露出了自然的态度,



「你怎么在这里?」



「我常来星宫咖啡这里」



「真的?你果然是来跟踪我的——」



「话说你在做什么?一直认真地盯着手机,在和恋人发LINE吗?」



「啥!?我没恋人的!」



「那你在做什么啊」



「诶,那个……」



我实在没法说是在念咒,为了掩饰内心的动摇便低下了头。



「……和孤僻君没什么关系吧?」



啊,又搞砸了。



明明现在又不需要在意其他朋友,为什么还要对他恶语相向呢?



这样的话键坂君也肯定会放弃然后回自己座位上的。



「我说,难得碰到了,来一起学习吧?」



「诶!?」



「你对面位置没人吧?」



「等、等等!我还没同意——」



「还有你的衣服,挺可爱的。很适合友利你」



「……!?」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我只能用尽全力地回答「……那当然了」。



然后,键坂君拿着东西坐在了对面。



(……做梦一样)



在休息日被称赞自己的衣服之后,一起学习。



我无数次幻想的情景居然实现了。



「你看,果然是有男朋友的吧」



「高中生吗?可恶,好羡慕啊。我也想度过那样的高中生活啊」



我听到了店内男女的小声对话。



因为再沉默下去的话感觉害羞都快要表现出来了,所以我决定主动和键坂君说话。



「你吃的东西还挺可爱的」



「这个世道男生也是会吃薄煎饼的。话说,你是来这里学习的吗?」



「嗯。而且,有些事需要思考一下」



「你又接收了什么人的咨询吗?」



「嘛,你记得吧?咱们班的高仓同学。和我进行恋爱咨询之后和大学生开始交往的那个女生。但是,开始交往之后却发现两人并不合适」



「是想分手了吗。真是任性啊」



「你太刻薄了。你今天也很任性的吧?干嘛说什么要一起学习?」



「只是一时兴起而已」



键坂君冷淡地回应之后,开始做起了习题集。



他的穿搭相当潇洒。



黑色夹克加白色衬衫。修长的裤子。



不知是因为穿着的沉稳,还是因为不是平时看惯了的校服的缘故,他看上去比平时更加成熟。



《好尊~!穿便服的K君也太帅了!》



《想偷偷地录像!》



《不行,这种情况怎么可能学得进去啊~!》



为了让自己冷静下来,我把想法都倾吐在了隐藏账号上。



参考书的内容一丁点都没有进脑子。



和我相反,键坂君却顺畅地做着习题集……唔。



(……真是的。稍微意识一下我嘛。搞得像只有我一个人在意似的)



现在可是在休息日时和邻座女生单独相处哦,就不能表现得稍微害羞一点吗。



明明我一直在想着你的事情。



要不干脆牵上他的手来吓他一跳……不,这绝对不行。



一来我没有牵手的理由,二来很遗憾我没有做到那种程度的勇气。



有没有什么别的方法……对了。



「——呐,吃吗?」



看准键坂君做完习题集的时机,我用叉子叉起一块自己点的巧克力蛋糕递给他。



简直就像是恩爱的情侣一样。



「啥?突然干什么呢?」



「看你做完了习题集,就想奖励你一下」



「反正只是想捉弄我一下吧……」



「当然了。我想借此机会发泄一下平日里的积怨。我想看到你的脸因羞耻而被染红的样子」



毕竟键坂君肯定是会拒绝我的。



然后我就能揶揄他说「对间接接吻感到害羞了吗~?」



我相信他肯定也会因此而害羞的。



「那刚好」



但是,键坂君却干脆地吃掉了叉子上的蛋糕。



(……等等等等等等)



这和预想不一样!



我没想到他吃的速度这么快……话说回来!间接接吻!键坂君将我的叉子……!



「给」



面对内心惊慌失措的我,这次换键坂君把自己的薄煎饼递了过来。



和我前面一样的,用叉子喂恋人般的动作。



「等等!……那个,做这种事你不害羞的吗?」



「是友利你先这么做的吧。所以就报复你一下」



「你得说是『报答』吧!」



「我想看到你的脸因羞耻而被染红的样子。还是说你都对我那么做了,自己却做不到吗?」



「啥、啥!?别小看我!」



不禁意气用事起来的我把递过来的薄煎饼一口吃掉了。



……不行了。



光想着是间接接吻结果就完全尝不出味道了。



但是,好幸福。



感觉可以一直努力学习到明天早上了。



我得到的能量好像就有那么多。



「今天的键坂君和平时不太一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