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二章 今年的流行趋势 后辈与青梅竹马(2 / 2)



「嗯,基本上都是这样吧」



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地方吗?



或许是这种对话太过理所当然,我自己没有注意到也不一定。



「啊——你看夏彦他不是好女色到令人恶心的程度吗?所以他每年都会去把握住女生服装的流行趋势。明明一点都不在意自己的衣服」



「恶心是多余的吧?」



我只是把路上女性的流行趋势全数记住,然后将数据跟网上的信息进行对照而已,我不觉得自己有做什么奇怪的事情。



虽然会在脑海里稍微给女生玩一下换装游戏就是了。



「说实话,我不懂时尚趋势,也没有那么强的兴趣,所以在这方面只能依赖这家伙了。虽然他平时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但有时还是能派上用场的喔」



「吊儿郎当是多余的吧」



毕竟她都夸奖我了,倒也无妨了。



相对的,双叶同学在听到刚才的话之后,立刻双眼发光地看着我。



「好厉害……!原来日和前辈平时的打扮跟花城前辈有关啊」



「算是吧……大概就是这样吧?」



「太让人尊敬了。虽然很难为情,其实我也不是很懂服装」



「又不是说所有女生都必须很懂时尚,没什么不好吧?不过双叶同学你本来就很可爱了,要是懂时尚的话,我想应该会更有魅力吧」



「……可爱」



双叶同学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下一个瞬间,日和轻轻地戳了一下我的脑袋。



「喂,居然敢在我面前对椿姬花言巧语,你还真是有胆量呢」



「咦,难道说日和你嫉妒了?」



「怎么可能。我只是想防止我的可爱后辈遭你诓骗罢了」



「那真是遗憾……」



你要是嫉妒的话,我会很高兴的。



「毕竟机会难得,椿姬你也让夏彦来挑吧?这家伙只有品味能让人相信喔」



噢,这还真是责任重大。



我可不能让双叶同学的魅力因为我的品味而受损。



「嗯——……我想想」



我再次重新审视双叶同学的整体形象。



不管说上几次,总之双叶同学的体型很娇小。



线条也很纤细,很难穿上超大尺寸的衣服。



「……连衣裙怎么样?给人白而清纯的感觉」



「你是说连衣裙吗?」



「鞋子最好是带皮带的白色凉鞋。要带鞋跟的」



因为她的发色原本就有些淡,所以我感觉深色的衣服不太合适。



毕竟双叶同学自己对时尚风格不太感兴趣,所以不管出现在哪里都没有违和感的白色肯定是最强的。



「你真的只有品味很棒啊……真让人火大」



「大小姐,请勿生气。————虽然我很高兴有人来夸奖我的品味,但这毕竟是事先准备好的选择方法。这种程度还是不在话下的」



毕竟双叶同学很适合白色,这种事不管谁来看都是一目了然的。



不过旁若无人地说出这句话,还是让我很难为情。



「你在说什么啊。比起让那些随便的人来提案,有充足知识的人不是更值得信赖吗?这样就足够了」



「日、日和……你会夸我还真是少见……!」



「如果贬低现在的你,那平时不懂时尚的我不就很次吗!这种事我绝对不能容忍」



「啊,好的」



居然是出自自我保护。



不,总之我先收下赞美的部分吧。



心情舒畅的话,谩骂也会使人痛快。



「我可能有点误解花城前辈了」



「诶?」



「我还以为你会选择更加过激的衣服……」



「啊哈哈,我怎么可能会做那种事。啊,不过我不是说双叶同学不适合那种衣服喔?不如说你要穿的话,请务必————」



这时,我感觉到自己腹部的肉有些违和感。



在我战战兢兢地朝下看去后,发现日和的手正捏着我肚子的肉。



「夏•彦?难道说你正在对我的后辈进行性骚扰?」



「怎、怎么会……」



「是啊,再怎么说你也不会做那种事吧」



我感觉日和的手正一点一点地拧开我肚子的肉。



啊,这个不行。



会被撕碎的。我的肉会被剜掉的。



「你发誓?发誓自己不会对椿姬进行性骚扰」



「好的,我不会对双叶同学进行性骚扰」



「你是个懂事的青梅竹马真的太好不过了。我也不想让这里化作血海」



她的手指渐渐离开了我腹部的肉。



真是危险。差点就在物理上变瘦了。



我还以为她的拳头不会在公共场合飞过来,所以疏忽大意了。



没想到她还有这种手段,看来今后在外头进行性骚扰的时候也得注意才行。



「不过……没想到从暑假开始就得准备体育祭了啊」



我们买了一些东西之后,来到商场内的家庭餐厅休息。



日和在餐桌前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小口喝着碳酸果汁说出这句话。



「我也吓了一跳,虽然知道要进行准备,但现在也才七月中」



「是啊。暑假的安排突然被排满,还是会吓一跳……夏彦你呢?你是不是也被吓了一跳?」



正在搅拌冰咖啡里的牛奶跟糖浆的我,听到声音后抬起头来。



「吓是吓了一跳,但我其实还挺期待的。毕竟我暑假本来就没有什么安排,比白白浪费时间度过要有意义多了」



「哈……真不愧是变态呢」



「就算你夸我,我也没有东西可以给你喔、啊,我再去填杯吧?」



「这不是有东西可给吗…….现在就算了。我一会再拜托你」



「小事一桩」



我喝了一口放了牛奶的冰咖啡。



虽然饮料吧的咖啡味道很淡,但是在炎热的天气下喝还是很合适的。



我一口气将其喝完,然后用吸管的前端搅动小粒的冰块。



「花城前辈,你没有参加过社团活动吗?」



「嗯?啊啊,我现在是自由人喔。毕竟没有什么想做的事情」



「这样啊……」



虽然说是现在,但我以后也不会参加社团活动吧。



参加社团活动的那些人,那个,该怎么说呢……看上去就像双眼放光一样。



我在刚入学的时候,有加入过某个社团。



但是我跟在场的人站在一起时,感觉自己的存在太过不适合了。



自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想过参加社团活动。



「运动部很累人的话,进文化部就可以了吧。能稍微打发一下时间吧?」



「嗯——……我会考虑一下的」



日和眯起眼睛看着我。



有些尴尬的我为了掩饰过去,于是拿起玻璃杯站了起来。



「我都喝完了,所以去拿点喝的。你们也要点什么吗?」



「我的还没有问题」



「我也没有问题。谢谢你的关心」



「这样啊,我知道了」



我拿起自己的玻璃杯,然后走向饮料吧。



(打发时间……吗)



我一边往玻璃杯里注入冰咖啡一边思考。



虽然听上去有些不诚实,但我并没有身为学生会成员的强烈使命感。



之前在教室里,我看到过一个同学唉声叹气地说没时间。



大家也附和着,纷纷说着暑假太短。



但是我,完全没有办法理解他们。



因为,对我而言————



「啊,那个?客人?」



「诶?」



「您没事吧?那个,咖啡……」



「……啊」



听到店员这么说,我看向手边。



回过神来,我手上玻璃杯里的咖啡已经溢了出来。



我好像发呆发得有点久,忘记松开按键了。



「对、对不起!」



「没关系喔。您的手弄脏了,请在这边擦拭一下」



「……谢谢你」



幸好是一位亲切的店员。



我用店员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被咖啡弄湿的手。



(我搞砸了啊……)



至少,这种事不应该在这里想。



我拿起玻璃杯,然后急忙回到座位上。



「让、让你们久等了!」



「发生什么事了?店员都跑过去了,是起什么争执了?」



「没有,就是饮料吧的机器停不下来,我拜托了一下店员而已」



「哼……?」



虽然我对她为自己担心这件事感到很抱歉,但我还是将刚才发生的事情给蒙混过去了。



毕竟我不能让她们莫名地担心起我啊。



「这、这么说来!体育祭之后是有什么活动一样的东西吗?」



我有些强硬地改变了话题。



话题的内容不限,只是先前琉美在走廊说的话让我有些耿耿于怀,所以我试着选择了那个话题。



「体育祭之后?有什么事情吗?」



「我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去年也没有发生什么事吧?」



听到日和这么说,我点了点头。



确实,去年也没有发生什么事。



体育祭结束之后,大家都各自回家了。



当然,也有以留下回忆而举办的拍照大赛,但那属于个人自由,而并非是规划好的。



琉美她究竟想说什么呢?



我不记得有跟她私下约定了什么。也没有什么活动。



虽然我很在意,但想到这里似乎已经来到极限了。



「……啊,不过有像是奇怪迷信的东西吧」



在我思考的时候,日和说出了这句话。



「迷信?」



「没错。情侣在体育祭结束后交换头巾的话,那两个人就可以永远结合在一起……像是这样的」



说到头巾,就是将班级用颜色来进行区分的那个道具吗?



有人会直接将它卷到头上,而时髦的女生则是会用它来扎头发。



也有人将它做成猫耳的形状。



能将普通的布弄得那么漂亮,她们的应用能力实在令人惊叹。



「不过……还真是有够俗气的迷信呢」



「挺常见的吧。实际上成功的例子好像还挺多的喔?」



「哼……」



虽然很像某个女生这两天想到的迷信,但从某种意义来讲,或许这种事才是最流行的也不一定。



该说是很现实呢,还是说容易模仿。



实际上如果真的有人成功的话,肯定会有很多人想去试一试吧。



不过,对于没有恋人的我而言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



「说真的……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从刚才开始,到底有什么让你那么在意的啊?」



「不是,我刚才有说自己跟琉美讲过话吧?那个时候她有说过体育祭之后怎样怎样的————」



「榛七她……体育祭之后?」



一瞬间,我们周围的空气变得紧绷起来。



其原因,毫无疑问就是坐在我对面的日和。



虽然她愤怒的矛头并非是指向我,但还是很可怕。



但是,即便处于这种状况之下,双叶同学依旧若无其事地喝着橙汁。



何等的不动心。我想称呼她为仙人。



「夏彦,你跟榛七说的话就这些?」



「与其说就这些……说到底,这个话题本身在途中就被她给蒙混过去了」



「那个该死的狐狸精……」



肯定只有琉美跟日和知道个中缘由。



看来这里完全没有我可以插手的余地。



「我说,关于体育祭的排演练习,前辈她们肯定希望人能多一些吧」



「五、五个人的话肯定心里没底吧……」



「是啊。那接下来得告诉她们才行……有个很好使还很方便的人」



从日和的口中发出打从内心深处涌现出来的笑声。



这种莫名的寒气,应该不是空调开得太猛才是。



日和跟琉美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即便是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双叶同学还是自顾自地喝着橙汁。



嗯,很可爱。



托她的福,即便是被日和的威圧感压迫得皮肤发麻的当下,我也稍微保持住内心的平静。



下次请她吃个巴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