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二章 金钱=力量(1 / 2)



第二天,乙咲来到学校,同往常一样,和同班同学们谈笑着。



她在那之后似乎平安归了家。



确认到这一点之后,我就没什么要担心的了。



我从她身上移开视线,和坐在前面的雪绪对上了眼睛。



「……真罕见。凛太郎居然会盯着乙咲看」



「是、是吗?我昨天也看了吧」



「看是看了……但感觉和平日里的视线有些不同」



「哪有,你搞错了吧」



「……说得也是」



虽说是最好的朋友,他未免也太敏锐了些。



我由心觉得昨天和乙咲撇清关系真是件好事。



我要是接受了她的要求,可能下一秒就暴露给这家伙了。



「——嗯?」



我和雪绪聊天的时候,手机突然震了起来。



似乎是优月老师发来了短信。



『紧急。原稿出现纰漏,今日也请拔刀相助』



我看到发来的信息,皱起了眉头。



「她不是说今天是截稿日吗……?」



「工作上的?」



「是啊。昨天做完的工作又发现纰漏了。她似乎让助手们都休息了,只能靠我这个亲戚了」



「那就没办法了」



「只叫我一个人就代表剩的工作不太多,我就当拿津贴了」



「人气漫画家的助手啊……我有点羡慕」



「你要是看见那个集体僵尸化现象,应该就说不出这种话了……」



我给优月老师发去信息表示了解,把手机放进了校服口袋里。



课程结束后我立刻离校,同昨日一样前往了工作室。



优月老师一个劲儿地道歉,我从她的口中听到工作内容后,我们立刻动起了笔。



「凛太郎,对不起」



「没事。只要给我多加工资就行了」



「当然!我会给你很多的!」



我不得不赚取生活费,只要有钱拿,什么都肯干。



即便如今天这般「欸,这么多工作就我一个助手来做?」的工作量,只要肯多给工资,就无所谓。



话说回来,我原以为是工作不太多才只叫我一个人,结果远超预想。



这些不得不我一个人来做,说实话,这比昨天都要多。



「对不起哦……真对不起……」



「……!真的是!有功夫道歉还不如快动手!」



「啊,是!」



她是赫赫有名的大漫画家,我希望她不要露出自己的丑态。



话说回来,她就是为了不出丑才只叫了我一个人,但我希望她也不要露给我看。



我可是很尊敬她的。



(手、手指都没感觉了……)



我从下午四点起就开始工作,苦战了七个钟头。昨天晚上九点就回去了,今天则是超出了两个小时。



但这份努力也有了回报,原稿的质量比以往要好上一些。



优月老师虽然无精打采,但表情很是满足。



「结束了……终于结束了!凛太郎!」



「真是太好了……那我回去了」



「真的谢谢你。我出钱给你打车,你今天好好休息吧」



「谢谢。求老师你也睡一觉吧」



「当然。我会睡得死沉死沉的」



她看似可靠,却一点都靠不住。我转过身,离开了职场。



我用她给我的钱乘上出租车,在一个比平日晚很多的时间点回到了家门口。



公寓入口是自动门锁,需要输入密码。就在我一如往常输入固定的密码的时候,我注意到了某样东西。



「……你在干什么啊」



「在等志藤君」



乙咲坐在入口的一角。她的化装与昨日相比强了一些,除了口罩和平光眼镜,还戴上卫衣的风帽藏住了头发。



她看起来更可疑了,但只要不靠太近,就发觉不到她是乙咲玲。



话说回来,什么叫在等我啊。



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回来就一直等着,这家伙是忠犬八公吗?」



「……我不是说你别来了吗?」



「嗯。但是有一件事必须拜托你,所以就来了」



这女人真搞不懂。



虽然在此拒绝轻而易举,但她要是给我贴上了「志藤凛太郎是个很过分的人」等等标签,我就完蛋了。



区区偶像真是可恶。



代价太高,不能慢待她。



「哈啊,我知道了。我就听听吧。先进家吧」



「嗯,谢谢你」



乙咲语气带着一丝欣喜,跟在了我身后。



她跟着我进入了房间,同昨天一样,我让她坐到了沙发上。



「我去给你泡个咖啡,你喝黑咖啡吗?」



「要是可以,我想要甜一些的」



「行。加糖是吧」



我给速溶咖啡多加了一些牛奶和砂糖,放在了她面前。



我平日里喝的是黑咖啡,不过今天也多放了些糖。



我是想可能缓解一下疲劳,看来没做错。



因她拜访慌张起来的心平静下来之后,我和她四目相对,问道。



「你想拜托我什么?」



「我今天想了一整天。我还是想吃志藤君做的饭」



「我昨天不是拒绝了吗……?」



「嗯。但是我还是忘不了。中午吃的便当、训练到一半休息的时候吃的点心,都比不上你做的饭」



「……」



————别这么点小事就得意忘形啊。



听到她这么喜欢我做的饭,我差点笑出来。



我要是因为这一时的喜悦就接受了她的要求,之后肯定会后悔。



「是吗……但还是不行。什么时候我也是这句话,我和你在一起要是被人看见,会给乙咲玲这个名字抹黑。我可担不起这个责。况且餐费大概估算一下都要翻上一倍,你可能会觉得我小气,不过我可不想让我能存下的钱变少」



考虑到未来有可能结不下婚,我想尽量把赚的钱存下来。



这不单会毁掉别人的人生,还会大幅减少自己的储蓄,百害而无一利。



虽然是个能和偶像套近乎的机会,但还是拒绝为好。



「所以你就放弃吧。而且你不是艺人吗?去个更好吃的饭店应该很容易吧?没必要专门来我这————」



「那我每个月给你三十万工资。另出两个人的餐费。每天做饭给我吃」



乙咲突然从包里拿出现金,放在了我面前。



粗略一看确实有三十万左右————。



「怎么样?」



「我知道了。你随便来」



「……」



「……」



糟了。一不小心就被钱迷了心神。



我清了清嗓子,再次开口。



「你、你今天能给我这么多,但偶像能每个月付三十多万吗?你可别口出狂言」



「今年预定会接五支广告。有歌卖,还有演唱会。没问题」



「确实很有说服力……!」



我不知道具体的金额,但毫无疑问是我这般的平民一辈子都赚不到的大钱。



「不够吗?那五十万也可以。说到头,我不怎么花钱……」



她嘴上这么说的时候,正打算拿出追加的钱,我慌忙阻止了他。



「……呃、我都不知道我能不能回应你的期待,没必要一上来就加钱」



「但是……」



「……我知道了。我就接下吧」



「真的!?」



乙咲两眼放光,握住了我的手。



我让自己不禁要加速的心冷静下来,继续说道。



「就看在你这么热情的份儿上。生活毕竟要用钱……我的劳动能值三十万,我也很开心」



「我其实想再多给一些。既然志藤君说没有必要多给,我会忍着」



「忍着吧。等今后我确实回应了你的期待,再重新探讨吧」



「我知道了。就这么办」



她松开了我的手。



我之前就觉得她感官很奇怪,没想到比我想得还要怪。



让同学做个饭就能出三十万,我只觉得她是脑子有根筋搭错了。



而答应下来的我也是彼此彼此,说不得她。



「但是你要答应我。来我的房间的时候绝对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一点儿都不要大意,一定不要摘下帽子和口罩。这既是为了我,更是为了你」



「我知道。我也想继续做偶像」



「很好。那来签约吧。我给你做饭,你给我付工资」



「嗯,签约」



「……不过也就是口头约定。事不宜迟,就把今天的做了吧。你想吃什么?据情况有可能做不了就是了」



「那,我想吃咖喱」



「那还挺费时间的,不要紧吗?」



「不要紧。我今天留下」



「————哈?」



乙咲露出了一副理所必然的模样。



顶级偶像、千层酥的领队——玲要留在我家……?



我的大脑理解不过来,混乱了起来。



「你说每天会给我做饭。我早上也要吃饭。但是从我家每天早上来这里睡眠时间不够。所以我要留下」



「是、是吗……是这样啊。但是不行」



「为什么?」



「就算我们没那个意思,高中生两人住一起很多地方说不过去吧……一起吃饭倒也还好,住在一起就真的百口莫辩了」



「那我付你五十万。然后更加小心一些」



「真的是。真拿你没办法」



抱歉,我还是输给了钱。



我煮着咖喱,看向了正在看电视的乙咲。



电视里正好播放着千层酥的演唱会。



节目好像是录播的音乐节目,演唱会的影像似乎是为了介绍她们。



「这个地方果然应该挥得再用力些……」



「真是仔细……说实话根本看不出来」



「只在心里想不会懂。实际见过之后就不会这么想了」



「是吗?」



平时从她的脸上根本不懂她在想些什么,现在的她露出了一副工作状态的表情。



一想到屏幕里的脸就在眼前,一股不可思议的感觉油然而生。



「来,做好了。你要的咖喱饭」



「!等好久了」



我给刚出锅的米饭浇上咖喱,放在了乙咲面前。



这次的咖喱稍微加了一点出汁和酱油,加了一些日本元素。



尝味道的时候,我觉得很合我的口味,但她又如何呢?



「好好吃……!真好吃,我好惊讶」



「你的反应让做的人真的挺开心的」



她道出感想的时候两眼冒光,不可能是客套话。



紧接着我也吃了一口,做得确实不错。



我曾用同样的方法做过一次,做得比那时候都好吃。



发觉到自己的成长真是让人欣喜。



「我还想要一碗」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你这么瘦,到底是怎么吃下这么多饭的」



「要耐住严格的训练,必须多吃一点。这点一点都不够」



「是吗……看来不枉我做这些了」



我又给她盛了一份饭,乙咲又开心地吃了起来。



看见她这副模样,我逐渐恢复了冷静,将一个憋了很长时间的问题问了出来。



「我说,你不觉得有些奇怪吗?」



「什么奇怪?」



「就是你喜欢吃这些家常菜啊。我不是想讥讽你,你应该已经吃惯更好吃的饭了吧」



这桩交易对我来说着实是一件美事。



给偶像做饭,让她住在家里,一个月就能拿五十万。



怀疑是诈骗也不为过。



我现在就在怀疑她的真心。



那些钱现在就放在桌子上,我没有动手。



得意忘形就到此为止,必须展望未来,再作讨论————。



「……我好久没吃过别人亲手做的饭了」



「欸?」



「我家有些钱。但是爸爸妈妈都很忙,几乎不在家。所以我的饭都是保姆做的。她会在我回家的时候热好饭,饭很好吃……但是温暖的饭菜却一点都不温暖」



乙咲顿了一下,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再次开口。



「志藤君做的饭比我吃的所有饭都要温暖。这让我不知道为什么很开心……我想我永远都忘不了」



「……真是夸张——个鬼啊」



原来如此,这家伙和我是『同类』啊。



不过这样一来,我就知道她没有在撒谎了。



如果这是偶像的演技,我都想夸一夸她。



「不过,我知道了。呃、怀疑你是我不对」



「志藤君在怀疑我吗?」



「毕竟这条件未免也太美了些。国民人气偶像来到家中,给饭吃给房住就能拿钱,原本要付钱的应该是我」



「对认为有价值的东西付钱,理所当然」



「可能确实是这样……不过你倒是有点自觉,你的外表本身就有了不得的价值」



「……是吗?」



乙咲或许是不理解我说的话,她面露惊讶低头看了看自己。



「志藤君也喜欢我的身体?」



「噗————」



我慌慌忙忙捂住嘴巴,努力不把喝到嘴里的水喷出来。



这又让水呛到了气管里,但眼下这些都是小事了。



「你、你在说什么啊!?」



「大家都会盯着我的身体看。其实我很想大家评判我的歌和舞蹈。但是,外表真的那么重要?」



————我不知该如何回答。



不过,面对这家伙没必要遮掩,就老实说出来吧。



「肯定是啊。长得不好看甚至都没法偶像出道」



「……是吗。问了句废话。对不起」



「没事……不过看来别有隐情啊」



「最近学校的同学、工作室上的人眼神都很恐怖。可能是我的错觉……」



这话很难对她本人说,她的感觉一定不是错觉。



说白了就是男人都在用欲望的眼光看她。



乙咲出道的时候还是初中生,上高中之后体型一下子就变得特别女人味儿。甚至有些过头。



对偶像没什么兴趣的我都这么想,这一点可以说毫无疑问。



「我感觉你好像欠缺一些危机管理能力。你平日里可要多注意一点儿」



「注意什么?」



「我不是说了吗,男人啊。不是有句话说男人都是狼吗?等袭击你的时候可就晚了」



「志藤君也是狼?」



这家伙到底要让我无言以对几次才罢休?



就算是这样,我此时此刻也绝不能点头。



「我才不会袭击你。你可是我重要的摇钱树——不对,是雇主。再就是我可不想成罪犯」



「说我是摇钱树好过分。但莫名让人放心」



「钱是一种能让人放心下来的东西。不是什么坏玩意儿」



俗话说没有比免费更贵的东西,有金钱来往,相对地也会让人安心下来。



既然我从她手上拿了钱,我就不会作出背叛她的举动。



就算没拿钱,生而为人我也不会做出那种事就是了。



「你这人真得很纯粹」



「是吗?」



「是啊。所以才会打出名气吧,大概」



传言演艺圈是个水很深的地方。



希望她一辈子都碰不到其中的黑暗,为此感到痛苦————我对此也是无能为力,对她来说可能是多此一举。



还是不要在一知半解的情况下插嘴了吧。



「啊,说起来,洗澡要怎么办?我家只有男性用的洗发露」



「不要紧,我带来了」



乙咲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可以称之为『留宿套装』的小袋子。



里面放着一次性的洗发露、沐浴露、牙刷以及牙粉。



「你未免也太想留下来了吧……」



「嗯。从一开始就是这么打算的」



「你是不是经常被人说会让男人误会?」



「成员说过,你怎么知道?」



「你果真有点儿奇怪」



有话说天才里面怪人多,乙咲一定也属于这一类。



我要是个女人,是绝对不会在连男朋友都不是的男人家里住下来的。



而且还是孤身一人。而且交情还不太深。



也亏了她这副怪人作风,我才能拿到工资,我也不会抱怨什么,不过看起来有得担心了。



「志藤君」



「又怎么了」



「今后,请多指教」



「……嗯,请多指教。还有以后叫我凛太郎就行了。你对我来说可是上司」



「我知道了。那叫我玲就好」



「你听我说话了吗……?我刚才说你是上司我是下属」



「那……就命令?用名字相称,关系能更好」



「你是小学生吗」



或许我答应得太轻易了。



但既然收了钱,乙咲的话就是绝对的。



今后不能违抗她。



————我感觉我做选择有些太快了。



◇◆◇



同顶级偶像乙咲玲无法解释的共同生活开始后,过了一周多。



这段时间,能让我稍微安心的一点是玲不会每天都住下。



出于工作原因,经纪人似乎会到家里接她。这种时候她会带上早上吃的便当,于前一天归家。



每到那时,她就会一脸不满。不过她本人有把工作和生活分开,我不会抱怨什么。



就如她自己说的一样,父母几乎不会回家。



因此她在我家留宿的时候,会告诉保姆在朋友家过夜,将其推却。



听到她不是一句话不说就到我家让我暂且放下了心,不过她这借口就像是初次交上的男朋友的女生要在男朋友家里过夜一样,很成问题。



「凛太郎。我想到个好主意」



晚餐后,我正沾水洗着盘子,玲突然如此说道。



在这短短的交情中,我还知道了一件事。她所谓的『好主意』对我来说都是馊点子。



一股讨厌的预感油然而生,我放好洗完的盘子,坐到了她旁边。



「你要是说些蠢话,我就在明天的菜里放你不喜欢吃的」



「很可惜,我没有讨厌的食物。这点我很自豪」



「嘁,是吗。————然后呢,你想到了什么?」



「我必须来这个家里吃饭,多了很多麻烦事。我们找间新房,两人合租就能解决。好真是个主意」



「跟我猜的一样,你还是说了些不得了的」



「为什么?这样效率很高」



……这样效率确实很高。但是这事不是一个效率就能带过的。



我的个人时间已经在逐渐减少,真要住进同一个家里,就一点儿都不剩了。



「你不是睡老家的吗?要是不提和我住一起,表面上就成了独居……周围人怎么可能允许」



「这————有些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