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四章 梦想的动机(1 / 2)



「凛太郎……你没事吧?」



「嗯……?啊,没事」



「看起来不像就是了」



雪绪坐在我前面,一脸担心地看向了我。



我点亮手机屏幕,时间正好在第二节课刚结束的时候。



我没有在此之前的记忆,就是说我来到学校之后睡到了这个时间。



「你怎么了?这几天你看起来一天比一天累」



「主要是昨天又开始打工了,正好也要收拾东西,忙得不得了……抱歉,之后能借我抄下笔记吗?」



「这倒无所谓……你是打算搬家?」



「是啊。稍微有点状况……离学校会更近些,只要挺过这一关,生活就能轻松不少」



「这样啊。那我接下来一段时间就不去打扰你了」



「抱歉」



「没关系。比起这些,我觉得你现在去医务室睡一觉比较好。你看起来还是很疲惫」



「别了吧,我一直都没缺过席。我可不想这时候破了我的记录。我要在这里睡」



「你在说什么啊。你要出席可就睡不了了」



「欸……?」



「你忘了吗,第三节和第四节是家庭课的烹饪实习」



————我忘得一干二净。



我来到家庭课教室,看了眼黑板上写着的菜单。



汉堡肉、鸡蛋汤,还要配一份沙拉。



此外还有米饭,看来能吃到撑。



搞砸了,我和平时一样做上便当带来了。



「看来……没人缺席。那六个人分成一组,材料在各自的料理台上,之后请按照次序开始烹饪。完成的小组可以直接吃掉」



家庭课老师下完这些指示后,零零散散站在教室里的同班同学们一个接一个开始了行动。



六人组啊……说实话挺麻烦的。



「凛太郎,和我————」



「稻叶君!可以来我们组吗……?」



「欸……?」



五个女生朝我旁边的雪绪搭声道。



其中一个女生我从好久以前就觉得她喜欢雪绪。



我记得————她叫宫本。原来如此,其他四人似乎是想从旁支援她的恋情。



「但、但是……」



「去吧。我们两个人一起再找四个人不是很麻烦吗?」



「确、确实是这样……但我好久不见凛太郎做饭的样子了」



「下回到我家我再给你看」



「嗯……说得也是」



雪绪略显沮丧,加入了五名女生的小组。



被女生邀请还不感兴趣的男高中生,这个班上也就他了。



说起来我也是。



(那么……我也找一个能让我加入的小组吧)



我背过雪绪,环视四周。



有的组只有女生,有的组只有男生,这些小组已经凑够了六个人。



不过,我没必要着急。这个班有三十六个人,我肯定会进某个小组。



「啊,志藤!你要是还没进,要不要来我们组?」



「嗯?」



有人找我说话,我回过头,一张清爽的面庞闯入了眼帘,甚至让人觉得头晕目眩。



他叫柿原佑介,他出名的一点就是在二年级学生里属他受女生欢迎,是个传统意义上的帅哥。



据说他前不久接下了模特公司抛来的橄榄枝。



我从一年级就和他同班,他给我的印象只有一个〝好人〟。



他人太好了,反倒让人很抵抗和他交好。



和这个人在一起,自己丑陋的部分就会显露出来。



「柿原君啊。我能进吗?」



「能啊,当然能。我们正好有五个人,就差一个人了」



「这样啊。那就听你的」



「太好了!来这边」



柿原带我来到了一张桌子前,早已聚集而来的四个人正坐在那儿。



「找到最后一个人了呀!太好了」



这个露出温柔笑容的黑色长发女孩儿,叫二阶堂梓。



她是这个二年级A班的班长。



和玲不同,她是日本式的美人。虽然太不擅长运动,但学习却很好。自去年以来,定期测验中从未见过她掉出前五名。



「噢!呃……对!志藤君!抱歉,咱还记不太住新同学的名字」



这个茶色头发,坐在二阶堂旁边的新潮女孩儿叫野木穗花。



学校校规确实比较松,她一直衣衫不整,男生都不知道该看哪儿。



去年的定期测验里没见过她的名字,所以在学习上她并没有给我很好的印象,不过她运动天赋很高。



体育课上经常能见到她让周围人欢呼的模样。



「不管怎样,这一样来,男女比例正好就持平了!」



这个一脸爽朗面露笑容的男生叫堂本龙二。



他在二年级的男生里体格是最好的,参加了柔道部。最不想吵架的男生里首当其冲。



顺带一说,他给人的印象是上课一直在睡觉。



据说他去年的定期测验几乎全都是勉强及格。



柿原、二阶堂、野木、堂本。这四个人就我眼里看,是地位最高的一群人。



我经常会见到他们四个人在一起,他们似乎休息日都会在一起玩儿。



要问我为什么这么了解他们————别以为我是跟踪狂,这些情报在二年级学生里可是常识。



这即是说他们就是这么惹人注目。



毕竟是帅哥美女的集团。



我看向比我先来到这里的最后一个人————。



「凛……志藤君,请多关照」



「……乙咲。嗯,请多关照」



乙咲玲。也无需说明了。



她应该是让柿原叫来的吧。



班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地位低的人不能找地位高的人说话。



能邀请最顶层的玲的,只有同样位于最顶层的他们。



这当然不是明文规定,只是莫名有些难搭话罢了。



「那我们六个人一起加油吧。呃……有人擅长做饭吗?」



柿原自然而然地成为了领导角色,他看了我们一圈,问道。



但是没人举手。



我在某种程度上对自己的厨艺有自信,但我不打算在这时举手。



和同班同学来往,最重要的就是平淡无奇。



因为可能有人讨厌看到别人卖弄自己,我是打算事后说『我也不是不会……但也说不上擅长』。



我也不想被人贴上废物的标签。



再就是玲。别露出一副『快举手』的目光看我。



「啊……我做过汉堡排。虽然说不上拿手」



「不愧是小梓!你前不久带来的自己做的饼干真的很好吃!咱真的吓了一跳!」



「穗花,太、太夸张了」



「才没夸张……咱从那个饼干里,看到了你有成为好新娘的资质。咱说的,肯定没错!」



「真是的!」



这就是女生们打闹嬉戏的场面吗。稍微有些跟不上。



我装出愉快的笑容,战战兢兢地举起了手。



「我……只会一些基础的东西。也不是一点都不懂」



「啊,帮大忙了。我不算不会,但顶多只能帮帮忙。那就让梓和志藤揽大旗吧。穗花和龙二……嗯」



柿原露出五味杂陈的目光,看向了野木和堂本。



「别用那种觉得一点儿指望不上眼神看咱!」



「就是就是!我们确实只会吃,但一上来就这么看我们,我们可是会伤心的!」



「什么叫我们!?咱可是有信心做得比龙二好的!」



「少装了!你之前不是还因为在情人节把头发梢烫坏了大闹了一场吗!」



「那、那只是偶然!」



我记得这两个人从一年级就在一个班。难怪关系这么好。



「就不管这两个人了……乙咲呢?」



「我?我几乎————」



不好。想到这点后,我立马开了口。



「说起来!乙咲平时都是自己做便当的吧?真厉害!每天早上很辛苦吧?」



「啊……嗯、对。我会做便当」



「那你会做饭吧?不用这么谦虚」



我看向玲的眼睛,发送出〝别露馅〟的意思。



她或许是有所感觉,用只有我能察觉到的力度点了点头。



「但、但是……我不太会做汉堡排」



「这样啊,那就按一开始说的,让梓和志藤揽大旗开始动手吧。乙咲就给他们打打下手」



「我知道了」



之后,我们按照柿原的指挥开始了各自的工作。



我和二阶堂这两个会做饭的负责主菜汉堡排,玲和柿原负责汤和米饭。



当下则是将不用火的沙拉交给了野木和堂本。



我和二阶堂做完汉堡排的准备,看到周围不会就去帮忙。



人员分配得恰到好处。



我不知道柿原是否对此有所自觉,他很有领导人的气质。



「志藤君真熟练」



「欸?」



「你细切洋葱的手法很熟练,我有些惊讶」



我低头看向了手边。



切得细碎的洋葱虽然说不上大小一致,但不细看是看不出来的。



毕竟是重复了几年的动作,无意识地就这么做了。



「啊,嗯……我个人比较喜欢准备食材。所以会做练习」



「这样呀。我总是切不好菜……你看」



我看向二阶堂的手边,细切的洋葱确实说不上整齐。



但也说不上差————她本人似乎有些在意。



「也不用太在意吧?切得足够小,做成汉堡排也看不出来」



「是这样吗……」



「我觉得只要不是开餐厅,做得味道不差就可以了。调味上,只要自己或吃的人觉得好吃就行了。再来就是按照喜好来也是一种乐趣」



「……」



二阶堂那边切菜的声音停了下来,我有些在意,便抬起了头。



随后,我看到她不知为何一脸惊讶看向了我。



「怎、怎么了?」



「啊……我是在想,志藤君会露出这么温柔的表情呢」



「欸?」



我平时就在留心作出一张温柔男的表情才对。



「志藤君平时总是一脸在配合大家的样子,刚才给我的感觉就像是说出了真心话」



「……是吗?」



「啊,对、对不起,一直盯着你看」



「呃、倒也无所谓……」



也就是说,这个班长并非空负其名。



我平日里保持低调,与大家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虽说没有断定,但她的确看穿了我。



就算看穿了平时的我,我也并不会为此感到为难。



人之所以不想展露本性,是因为害怕在不了解对方的情况下暴露出自己。



一旦知道彼此的关系如我和雪绪那般可以交心,我并不吝惜袒露真心。



「不过,我真得好羡慕你切得这么好呀……这是〝妈妈〟教你的吗?」



「……」



就在这时,我的指尖传来一道刺痛。



我似乎切到了手。



如此事实,我却如同旁人一般呆呆看着。



「没事吧!?」



「……嗯,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