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六章 水族馆约会(1 / 2)



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我做的梦似乎和某场宴会有关,但醒来之后过了一会儿就忘光了。



我感觉那是十分重要的回忆。



我从床上起来,走向了洗衣机。



我把积攒起来的衣服投到洗衣机里,过了一个钟头。



我喝着早上的咖啡打发时间,等洗衣结束后,晾到了阳台上。



这是我来这个房间第一次洗衣服。这件事我已经做了许多年,做起来很是利落。



今天是周日,但玲几人不在房间。



她们似乎是去录公布演唱会的节目,傍晚才能回来。



听说后台会提供便当,在她们回来之前,我没有事要忙。



但这仅限于在房间里。



事发突然,我得去给优月老师当助手。



「好……」



我晾好最后的T恤,离开了房间。



我骑上此前没怎么用过的自行车,前往了优月老师的工作室。



搬家之后最方便的一点就是不乘电车就能到。



我在公寓下面停好自行车,走了进去。



门口只有优月老师的鞋子,其他助手似乎还没有来。



我忘了说,优月老师不住在这个房间。



她为了消解平日的运动不足,在从家里能走到的范围租了一间工作用的房间。



此外,她一点儿家务都不会,因此我偶尔会打扫打扫房间。



基本上是一个月打扫一次。



至于有多乱,差不多就是每次打扫,我都会不禁感叹真亏能弄这么乱的程度。



「优月老师,早上好」



「啊,凛太郎!真对不起,高中生的休息日明明这么珍贵」



「玲去工作了,今天我很闲,刚刚好。我该做什么?」



「我想让你来负责平涂。这个月还要画个轻喜剧,所以还要画一个的限定短篇」



「原来是这样,这会让日程表变得很紧张啊」



「就是说啊……虽说页数少一些也可以,但是不稍微紧张一些画不出来」



说白了就是这个月的原稿还没画完。



再加上实际上相当于一话的内容————或许我应该做好心理准备,这个月会和五月一样痛苦。



「加油吧。虽然力量微薄,我会尽力帮忙的」



「呜呜……凛太郎真温柔……我会给你好多打工费的」



「我很期待」



时间还不到九点。



等到九点钟,其他助手应该就全来了。



在此之前,工作缓慢的我,必须尽可能多做一些工作。



助手们与我不同,他们全都是靠漫画吃饭的,因此在技术上不可同日而语。



「啊,对了。凛太郎,你去这里玩玩吧」



「欸?」



优月老师突然在我的桌子上放了两张门票。



这似乎是水族馆的免费门票。



「为什么老师会有水族馆的门票啊?」



「有个助手好像是被女朋友甩了……他原本是打算两个人去的,但一个人去实在有些寂寞,就给我了。我又没能一起去的人,拿着也是多余。但凛太郎能和乙咲一起去吧?」



「确实能……先不提我,那家伙可是真的忙,我觉得应该会白白浪费掉」



「你可以问一问她呀。要是不能,就给学校里的同学吧」



「啊,那好吧」



我把门票收进了钱包。



就按她说的,先邀请一下玲,不行就给雪绪吧。



我个人觉得可以邀请雪绪————不过对我而言,我不太想因为别人不行就邀请他。



这样就像是他在我心里摆在第二位一样。



与其这样,还不如不叫他。



「凛太郎,这是你第一次约会吧。嘿嘿嘿,你可要把感想从头到尾跟我说一说哦?」



「自己没经历过却在这开别人玩笑,优月老师你这样真的很难看」



「你把不能说的话说出来了!」



没有男朋友的日子=年龄的漫画家放声大喊,其喊叫声在房间中回响。



◇◆◇



临时助手的工作结束之后,时间来到晚上。我搅着和式咖喱不让它烧焦,想着优月老师给我的水族馆门票。



「嗯……不管说什么,都像是在邀请人约会」



男生邀请女生去水族馆。而且还是两个人。



因为美亚昨天说了一些奇怪的话,我莫名有些在意这点。



我自己并没有这个意思……但不知为何从刚才开始就莫名紧张。



「我回来了」



玲打开门,来到了客厅。



严格来说,这里并不是玲的房间。不过我们已经习惯了这些,并不觉得别扭。



「你回来啦」



「!今天是咖喱?」



「是啊。我把之前的和式咖喱稍微改良了一下。蔬菜也变了一些,到时候我想听听你的感想」



「嗯」



玲的声音略显兴奋,她去洗了洗手。



这段时间,我盛好米饭,淋上咖喱,放在了桌子上。调料和出汁的香味混合在一起,一股与以往的咖喱不同的香味飘满房间,使人食指大动。



「「我开动了」」



我用勺子舀起,把咖喱放入口中。



一股比房间里的味道更浓烈的香味穿过鼻孔。



嗯,做得不错。



或许也有辛苦工作后饥肠辘辘的原因在,即便不说这些,也是相当美味。



这个可以加入我喜欢的菜谱里了。



「真好吃……!和平时的咖喱味道有些不一样」



「那就好。我从网上稍微查了查做出来的,不过基本上都是凭感觉」



最后,玲又要了两碗饭,我做的咖喱还算多,但只剩下了一碟左右。晚餐时间就这样结束了。



我们一如往常,喝着饭后的咖啡,呆呆地望着电视。



「今天录的节目什么时候会放出来?」



「大概两周后」



「是吗……」



闲聊着的时候,我瞥了一眼时间。



————差不多是时候了。



我从口袋里拿出门票,给玲面前放了一张。



「凛太郎,这是什么?」



「水族馆的门票。优月老师给的。她让我和你一起去。训练应该让你积攒了不少压力,我是觉得能让你放松一下……」



玲一脸惊讶来回看着我和门票。



呃,这感觉有点不舒服。



「……呃,偶像和男人一起去水族馆也挺危险的。要是再有一张,就能给你们三个让你们一起去了……我本来就知道这不太行,要是不好答应拒绝————」



「……去」



「欸?」



「我去……!一定要一起去」



玲突然挺过身,大声说道。



她气势汹汹,我不禁向后仰去。



「是、是吗……我知道了」



「我会好好化装,不会暴露。下周六有空,下周六去」



「我、我知道了!就下周六去!」



就这样,我们的水族馆约会很快就定下来了。



◇◆◇



时间来到我和玲要出门的时候————。



「该怎么办才好……」



我极度缺乏和女性一起出门的经验,这甚至让我一个人在房间里自言自语。



距离碰面还有一小时。



我还未定下要穿的衣服,在衣柜前面抱头烦恼。



既然是要一起出门,我就不想给玲丢脸。



也就是说,我绝不能打扮得太土气。这应该算是常识就是了。



反过来说,太夸张也不行。



玲都专门化装了,我要是打扮得太显眼,会吸引多余的视线。



无论外表怎么变,眼睛一多,暴露身份的概率就会变高。



「……应该保证平安顺利,多少土气些应该也好」



最后,我穿上牛仔裤,配上黑T恤,戴上一条便宜项链以作亮点,走出了房间。



我照镜子确认了一下,理应是很普通。



我朝着车站前的广场走去。



正常来说,我们住在同一所公寓里,去掉碰面,直接一起去会更好。



为了避免丑闻好不容易租了同一层楼,如果我们一起出公寓的时候不小心被周刊杂志拍到了,最后都会变成无用功。



就算紧张过头,等到东窗事发就太晚了。



室外的气温已然有带上了夏季的感觉。



微微渗出了些汗的时候,我来到了车站前。



车站前有个很奇怪的东西,经常会当碰头的记号。



我们也是在那里碰头————。



「嗯,是那个……?」



一个女生带着一顶大大的帽子,戴着太阳眼镜,站在那个东西前面。



连认识的人都勉强才认得出来,这个化装真得很用心。



「让你久等了」



「没有。我也刚来不到五分钟」



「是吗。时间倒也没限制,不过我们还是快点吧」



「嗯。我好期待」



我们————并没有走进车站,而是坐上了正在等客的出租车。



自不必说,不坐电车是因为有很高的可能被不特定多数人看到。



我们在出租车上坐了将近一个小时。



然后来到了这附近小有名气的水族馆。



也是因为休息日的缘故,带孩子的父母有很多。



「其实我没怎么来过水族馆」



「是吗?……不过我也差不多」



「爸爸妈妈很忙,我没和他们一起来过。小学的社会课参观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我和她几乎一模一样。



要说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母亲曾经带我来过一次。



现在一想,那可能也是因为要丢下我不管,出于愧疚所做出来的行动。



「所以我特别期待今天。凛太郎,谢谢你带我来」



「……不用谢」



水族馆这个地方并没有给我留下美好的回忆,不过和玲一起应该会很开心。



我们给检票员看过门票,来到了室内。



室内的过道很暗,里面的照明大都用来强调左右的水箱。



水箱中的一切是如此梦幻,无数鱼儿惬意地游着。



「凛太郎,那些鱼好可爱」



「这里写那是克氏双锯鱼……我记得前不久有克氏双锯鱼当主角的电影」



「那边呢?」



「那是海马」



所有的一切都让玲两眼放光,她左看右看四处张望。



看来她很享受。



之后找个时间谢一谢提供机会的优月老师吧。



「凛太郎,好像有海豚表演」



玲的声调比平时要明亮一些,她牵起了我的手。



她带我来到一块看板前,上面写着海豚表演的时间。



「正好,十分钟后就有」



「我要看」



「好好好。稍微有些偏离路线就是了,我们去吧」



我们离开参观路线,来到了室外。



海豚表演十分热闹,我们排队等待入场。



「你喜欢海豚吗?」



「喜欢。因为很可爱。或者说,可爱的动物我都喜欢」



「是吗……」



玲是那种看不懂心里在想什么的类型,不过天性是女生这点并没有变化。



知道她这些平凡的地方之后,我稍微安心了些。



「啊,会场开了」



「嗯,那走吧」



我们顺着队列入场,进入了海豚表演的会场。



虽不到座无虚席,却也算不上少。



我们被带到前面第二排,坐在了那里。



这里离海豚所在的泳池很近,我们应该是坐到了一个好座位。



「欢迎大家来到海豚表演!表演时,海豚跳跃的时候会溅起水花,有可能弄湿衣服!不希望衣服湿掉的观众,推荐移动到后排的座位!」



相关人员开始宣布注意事项。



随后,最前排的几个人跑到了后面。



里面有两组情侣,女的化的妆很浓,应该是不想妆花掉吧。就我这个男人来看,这个判断很聪明。



「凛太郎,前面空出来了」



「喂……你不会是想坐过去吧」



「我想从更近的地方看」



「不是都说最前排会有水————都没在听」



玲激动不已,跑到了空着的最前排。



我思考了一下,再怎么说也不能放伴侣一个人不管,最后还是坐到了她旁边。



要是被溅到了可怎么办啊。



「那么!有请海豚小美和小可开始华丽的表演!」



女性工作人员穿着紧身潜水衣,开始和两头海豚共舞。



她和海豚就像是能懂得彼此的想法一样,没有一点儿失误。



最后,两头海豚蓄力冲出了水面。



其动作之美,让人不禁想要出声欢呼。



但紧接着就发生了悲剧。



由于海豚在离观众席相当近的位置入水,大量水花四散而飞。



我呆呆望着朝我飞来的水花,心中感叹。



〝我曾经见过这个〟。



啪嗒一声,我的胸口受到轻微的冲击,衣服随即慢慢湿掉了。



我看向旁边,玲的衣服溅的水花也不少。



问题接踵而至。



玲穿得原本就比较薄,胸口的布又紧紧贴在了身上。



支撑胸部的内衣因此微微透了出来,换言之————就是胸罩。



万幸的是这里是最前排,没人从正面看她。



现在应该还丢不了人————。



(话说回来,这家伙没注意到吗……?)



玲两眼冒光,看着来回跳的海豚。



看到她的表情,我不禁松下了力气。



现在还没什么问题,海豚表演结束前就先这样吧。



实在是不愿在这时候强行带她离开。



————我想这些的时候,表演即将结束,气氛热烈不已。



表演中途又加入了两头海豚,再加上一开始叫小美和小可的海豚,共计四头。



四头海豚各自游向一个角落,然后一齐朝中心游去。



在交叉的一瞬间,海豚以绝妙的间隔按序冲出水面,在空中画出了四道弧线。



表演完最后这个杀手锏后,表演迎来了落幕。



「好,我们出去吧」



「欸,但是饲养员大姐姐还在打招呼……」



「必须尽快给你这副模样想个办法!」



我牵起玲的手,离开了会场。



我拿出带在身上的小毛巾给她挡住,做了一个应对视线的紧急措施。



我们几乎是跑进的水族馆的纪念品商店。



「你这副模样不能在外面走。这可能有些浪费钱,但还是在这买件衣服吧」



「嗯……确实」



玲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终于注意到自己衣服湿了。



印着鱼儿的画的T恤陈列在眼前。



这里的衣服分明就是注重可爱的室内服装,但跟内衣透出来的状态相比要好得多。



「凛太郎,我们买情侣装吧」



「哈啊!?」



「好不容易一起买衣服,我想穿一样的」



「太羞人了吧!我们又不是男女朋友……」



「今天是约会。……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