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二章 暑假骇浪惊涛(1 / 2)



蝉鸣纷纷惹得人心烦意乱。



夏日炎炎灼烧着我的头顶。



这无疑使酷暑,是我最讨厌的季节。



我穿着七分裤和白色半袖T恤,在这珍贵的暑假第一天,主动行走在太阳底下显得刺眼的柏油路上。



我现在本应在空调房里悠然地做着暑假作业才是————。



(毕竟不能不去……)



我抬头看向惹人心烦的晴天,叹了口气。



兼带逃避现实,我停下脚步看向了手机屏幕。



『我在车站附近的家庭餐厅等你』



这条消息是我们班长————二阶堂梓发来的。



我今天必须向她解释我为什么会和全民偶像在水族馆约会。



为什么非要问这个……我心中无数次这么想。



但如果拒绝了她,导致消息散播出去就完蛋了。



追根究底,我完全不了解二阶堂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现在对她的了解都来自传言,她严肃认真的态度很有可能和我一样是装出来的。



只能祈祷她不会用这件事要挟我出钱。



我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家庭餐厅,带着忧愁打开了门。



我告诉店员自己是来赴约的,环视了店内一圈。



随后,我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坐在最深处的位置上。



「……二阶堂,久等了」



「志藤君……抱歉,突然就叫你出来」



二阶堂一脸复杂,面向走来的我低下了头。



既然如此,你别问不就好了吗——。



「呃,没关系……我明白你为什么在意」



我掩饰着尴尬,点了一个饮料自助。



我端来两杯香瓜苏打水,等她开口。



「最近,我一直都很在意」



「嗯……」



「和你一起去水族馆的是乙咲吧?你们穿着一样的T恤……志藤君的女朋友难道是乙咲?」



她这么问,这个问题和我的猜想大同小异。



我用吸管喝了一口饮料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今天这是第几次了。



「……二阶堂,是你误会了」



「欸?」



自二阶堂发来第一条消息开始,我这四天一直在想该怎么和她解释。



现在我已经做好了能够完美应对过去的剧本。



「那时候是我太要面子了。你们四个人当时不是玩得挺好的嘛,我就挺羡慕的,就骗你们说我有女朋友」



「是、是这样呀……但是,为什么会和乙咲在一起?」



「————接下来的内容,你不能保证绝对不说出去,我就不能告诉你」



我酝酿出一股严肃的氛围,直勾勾的看向了二阶堂的眼睛。



她或许是感觉氛围不对,紧张地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那我就告诉你吧。————我其实和乙咲稍微有点亲戚关系」



「欸!?」



「应该是叫〝再从兄弟〟吧。也是因为和她上了同一所学校,我偶尔会帮她创作新歌。这次是情歌,所以就做了一些像是约会的行为」



「……是、是这样啊」



看到二阶堂目瞪口呆,我确信自己赢得了胜利。



这便是我想到的能让她勉强相信的借口。



摆出再从兄弟这么一个绝妙的远亲关系,她就不会过于深究。要是说成了从兄弟,调查一下或许就能打听出什么。这样一来除非警察,否则是调查不出什么的。



剩下的高中生活应该能用这个骗过去。



————虽然我知道有些勉强就是了。



「乙咲毕竟是偶像,肯定不能交男朋友,所以就拜托我这个亲戚帮她一把。真的就只是偶尔」



「这样啊,你们没在交往啊……」



「嗯,我有生以来还没交过女朋友」



哈哈哈————我干笑了几下。



二阶堂不知为何像是放下了心来,摸了摸胸口。



是什么让她做出了这种反应?



「既、既然这样!志藤君……你现在有喜欢的人吗?」



「欸?」



「我就是想问问……」



二阶堂忸忸怩怩,突然这么问了一句。



明显成这样,我肯定看得出来。



她多半还对我有意思。



仔细一想这也是当然的。



在水族馆碰见的时候,我就隐隐预约察觉到了。听到我有女朋友之后,那股感情就消失了一段时间。可当她知道那个叫女朋友的障碍其实并不存在,自然就是另一回事了。



「喜欢的人啊……」



能不再提我和玲的关系,于我而言也是一种侥幸。就顺水推舟,讨论这个新话题吧。



因此,我开始思考我喜欢的人。



我的脑海中闪过了那一头美丽的金发。



一个女孩儿的容貌由此浮出水面,我摇了摇头将其忘却。



「没有。有好感的人不少……但是眼下没有想当女朋友的人」



「这样啊……」



「你呢?和你平时要好的那几个人里没你中意的人吗?」



「没、没没没!没有没有!」



看她拼命摇头的模样,这应该是真的。



柿原,你可以哭了。我会请你吃个牛肉盖饭的,允许你点特大份。



「柿原君和堂本君很有安全感,长相也很帅,但是我没把他们当作恋爱对象。我一直把他们当成最好的朋友……没办法这么看他们」



「……这样啊。或许是因为在一起的时间太长才会这么想」



「可能是这样。就算想象自己喜欢他们……心也不会砰砰跳。硬要说的话,和他们在一起会觉得很安心」



————柿原真是可悲。



虽然不至于一点儿机会都没有,但当下是没法从友情这个领域出去的。



我倒是很想帮一帮他……。



「那你现在是没有中意的人吗……?」



「……不。现在有」



「这、这样啊!真好!太青春了!」



别这样,别眼泪汪汪地看我。



每当这时,我就会打心底里后悔自己不是个木头主角。



要不干脆演成木头人呢?



好,就是这样。当下就装作一直没有注意到吧。



「是、是谁啊。我想猜一猜,你能告诉我你喜欢的类型吗?」



「欸!?可、可以……」



听完她喜欢的类型之后,或许能委婉地告诉给柿原。虽说现在没被当成男人看,但将来可不一定。



我觉得现在开始挽回,柿原的恋情也是有可能开花结果的。



我不确定就是了。



「我喜欢的人应该比较持家……有时候会露出柔和的表情。我喜欢能和他站在一起的类型,不喜欢前后追逐的关系」



「是……是吗」



预料之外的认真回答让我萌生了些许怯意。



就算二阶堂真心喜欢我,她到底是喜欢上了我哪一点。



要说此前没有交点的我们何时交叉在了一起,真就只有烹饪实习的时候了。



她确实是站在了我旁边。



我确实和她一起做了饭,展现出了持家的一点。



她也确实说过我原来会露出这么温柔的表情。



————欸,确实有些苗头。



「志藤君……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



「我喜欢的类型?」



为了缓口气,我喝了一口饮料。我把饮料放到桌子上,开始思考如何回答二阶堂提出的问题。



我喜欢的类型啊。说实话,我都没想过。



我就没有当成异性喜欢的人。



是幼儿园的时候经常一起玩的女孩儿吗?说实话,我小学之前的记忆很模糊。



自从小学的时候发生了我妈那件事,我就不觉得和异性接触很开心。正好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不再对他人有恋爱感情。



「嗯……应该是笑得很甜的类型吧」



我勉强想出一句,如此回应。



这句话是我之前看电视,演员应对的时候说出来的。我原封不动地说了出来。



这个时候我都会添一句〝会养我〟,但我和她的关系还不足以说这个。



「还、还有别的吗!?」



「别的!?」



这家伙怎么回事。我不是都回答了吗,快别问了。



「呃……那……靠得住的人?关键时刻不退缩,痛苦的时候会把痛苦说出来。要不然我可能没办法放心交往」



我情急之下说出了自己的真心话。



如果对方很痛苦很难受,自己却没有注意到悠然过活。这能行吗?



至少我是想和对方商量烦恼的,如果能帮忙就帮上一把。



当然,不想说也可以不说。



但如果是怕给我添麻烦就不说,我希望能别这样。



「这……应该挺难的」



听到她的评价,我瞪大了眼睛。



因为我刚好也这么想。



「差不多吧。我自己就不习惯依靠别人」



虽然我明白物尽其用的精神是合理的,但人也不是想这样就能这样。



「说到底,只任凭喜欢本身就很难。所谓喜欢的人是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不一定就是为了应付别人」



「嗯,也是」



二阶堂开心地笑了出来。



看来这样就能保持在普通闲聊上了,我应当是逃离了困境。



「还没点餐吧?今天我请你吧。————虽说只是便宜的家庭餐厅就是了」



「欸!?才没这回事!我原本是想请你的……」



「行啦,在女生面前逞强也算是男生的天性了」



「嗯、嗯……既然你这么说」



好,如果这样就能给二阶堂留下好印象,请一顿家庭餐厅还算便宜的。



就当我求求你,千万别再提我和玲的事了。



米兰焗饭你想吃多少吃多少。



我们点完餐,边聊边吃。



二阶堂话还挺多,话题相对以她为中心。



她开心地聊着自己的朋友————也就是柿原、堂本、野木等人,满面笑容。



她真的挺看重他们这几个朋友的。



随着时间推进,我们最终还是聊到了未来的方向上。



「啊,你选的大学偏差值果然很高」



「嗯。我想,既然上了偏差值高一些的高中,就尽量往上走一走」



她提到的几个大学都是东京数一数二难考的大学。



我就算想进这几个学校,一两下的努力多半都不成对手。



二阶堂除了体育成绩都还挺好。



如果只说考试成绩,每次都必进学年前五。



虽然分数会因为发挥好坏有所变动,但依然会保持在五名以内,只能说她真的很厉害。



顺带一说,这个名次战争中也有我的好朋友稻叶雪绪,这点就完完全全是题外话了。



「真厉害,目标这么高让我真的很羡慕」



「志藤君呢?有想去的大学吗?」



「嗯……我现在还想不到想做的事情,所以当下想去机会比较多的学校看一看。毕竟我没有明确的梦想」



我自然是对成为专业主夫的梦想只字不提。



「这样啊……那高中毕业就要和志藤君分开了呀……」



呃,没必要为这件事大感失落吧。



「怎、怎么会,太夸张了。我们还能从手机上联系,我也会像今天这样和你一起吃饭的」



「我还能找你吗?」



「当然。啊,但你要是交上了男朋友,就尽量避免吧。毕竟对不住对方」



柿原可能会成为这个人,所以我这个想法就更强了。



我可不想有找那家伙茬的行为。



「男、男朋友……应该……没那么容易交到」



「……这样啊」



我不是求你别眼泪汪汪地看我了吗————。



我忍住叹息,伸手拿杯子想要喝口饮料。



不过杯子已经空了,稍稍融化的冰块则是发出了响声。



「我去接饮料。我也给你接一杯吧,你想喝什么?」



我指出她放在桌子上的杯子已经空掉之后,她一脸惊讶,磨磨蹭蹭地把杯子递了过来。



「那……可以帮我接一杯姜汁饮料吗?」



「好」



我拿上两个杯子,站起了身。



把气氛重置一次吧。



二阶堂的视线中明显充满了对我的好感。



她的感情已经积蓄到了一定程度,我要是随口开个玩笑问她喜欢的人是不是我,她很有可能会肯定,然后变成告白。



不过,她应该没有把自己的感情整理到这种程度,可即便如此也很难用一句「这是你误会了」给打发掉。



(不过……我确实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我不太懂恋爱、爱情,我来说或许有些不合适,但要把二阶堂对我的感情说成恋爱,还为时尚早。



这或许只是我一厢情愿罢了。



要把没有任何根据的事儿强加给她未免也太厚脸皮了些,所以我不会把这个想法说出口。



「哈啊……」



我不禁深深叹息。



要问我是〝高兴〟还是〝不高兴〟,〝不高兴〟会以六比四的程度稍占上风。



毕竟学校顶层阶级的男生思恋着她。



我也不想让人误会,让我和柿原的关系产生裂痕。



我不想让每天不得不去的学校变得忧郁起来。



总而言之就先冷静下来,再多聊一聊柿原吧。



到时候就委婉地告诉她,平时跟她在一起的那个男生可是别人朝思暮想的梦中情人。



这些话里没有丝毫谎言,耐住性子多说几次她应该就能明白————才对。



「好」



我鼓起精神,给每个杯子接上了饮料。



我留心不撒出来,正打算回到座位上的时候,从那边听到了谈话声。



「这不是梓吗!你一个人来家庭餐厅?找我多好啊」



「是啊!你要是找我们,我们就不用两个男人混在一起了」



我拐过拐角,正好看到二阶堂的座位前面有两个男人的背影。



呃————这真是我能想到的最差劲的状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