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三章 新学期(1 / 2)



手指拨动琴弦,奏响声音。



这段旋律轻快低沉,副歌结束的时候,随着我的手指戛然而止。



「……集中不了」



我放下手,靠在了沙发上。



和美亚约完会已经过了三天。



我和她约好在玲回来之前做她临时的恋人。



这个约定将在今天结束。



理应一周不会回来的玲工作似乎十分顺利,她今天傍晚就会回来。



若要问我在那场约会之后有没有和美亚做过其他特别的事,我只能说没有。



好像就是教了教她暑假作业?



说实话,不用做比那更加害羞的事也是件好事。



不过————。



(我为什么会觉得过意不去啊……)



昨天还在和美亚碰见,今天就要面对玲。



感觉就像是在来回换女人,让我很愧疚,心情十分阴郁。



(说起来,我为什么要这么愧疚)



没错,我又没和她们交往,顶多就是和朋友玩了玩。



————即便我如此说服自己,心里还是看不开。



「……你没事吧?」



「哇!?」



耳边突然有人说话,我吓了一跳转身回头。



随后我便看到同样惊讶不已的玲站在面前。



她看着我眨了眨眼睛。



「对不起,我没想到会吓到你」



「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就是正常用钥匙开锁进来的。进来之后看到你完全没有注意到我,就出声叫了你」



「啊……抱歉,我在想事情」



我站起身让玲坐在沙发上,走向了厨房。



「我要泡冰咖啡,你喝吗?」



「嗯,喝。回来的路上好热」



「好,等我一下」



泡冰咖啡不同于泡普通咖啡,泡的时候需要计算冰块的水分把咖啡泡得浓一些。



话虽如此,做的事却并无不同。



就是多用些豆子,用和往常一样多的水泡出来。



我把冰块放进杯子,把又浓又热的咖啡倒了进去。



冰块融化之后,浓度就刚刚好了。



「奶精和糖浆我各放了一个。要是不合口味你就说,我给你调」



「谢谢」



玲从我手上接过杯子,用我准备的吸管喝了起来。



「嗯,好好喝。刚刚好」



「那就好,那下次就照这个给你泡了」



「你要是这么做,我就离不开你了」



「这也太夸张了」



我心情愉快了一些,也坐上沙发喝了起来。



冰凉凉的咖啡流进胃里,不宁的心绪也缓和了下来。



「你工作做得挺快啊」



「嗯,主要是拍视频网站上播放的小广告,不过需要拍的东西突然少了很多,只用了一半的时间就拍完了」



「这样啊……」



「凛太郎?」



「怎、怎么了?」



「你真的和美亚约会了吗?」



————我顿时汗如泉涌。



我产生出一种全身水分蒸发掉的错觉,嗓子突然变得很渴。



(呃,这不对劲吧?)



没错,我为什么要有这种出轨被捉奸的反应。



我又没做什么坏事。



我应该这么想才对。



「差不多吧。她说想为了接下来的工作了解情侣是什么感觉,我就帮了帮她」



嗯,怎么感觉就像是在找借口,这可麻烦了。



「话说回来,你为什么会知道?」



「美亚沾沾自喜地找我炫耀」



玲给我看了看手机,脸上很不开心。



屏幕上显示着我和美亚一起用手摆出心形的大头贴。



现在再看真想让人找个洞钻进去。



「……不公平,我也想和你约会」



「呃……我们约过好几次了吗?」



「是这样,但我还想约」



她突然靠了过来,我们两人的脸近在咫尺。



她或许是在工作的地方用了不同平时的洗发露,一股略有不同的气味刺激到了我的鼻腔。



这个距离下,即便我努力不去在意,心也跳个不停。



「我……我知道了,下次就陪你做你想做的」



「真的吗?」



「嗯,一起出门也行,有其他想做的事情也可以」



「那我想和你一起逛文化祭」



文化祭啊。



我转动起了再次冷静下来的头脑。



「呃……这不行吧?」



「为什么?」



「要是咱们两个在学校里一起行动,不就是在主动让人误会吗?这一般来说是自杀行为吧」



为了说服二阶堂,我用了远方表亲的设定搪塞了过去,但亲戚一起逛文化祭就有些不对劲了。



即便大多数人能接受,只要有一部分人怀疑,就免不了麻烦。



「那……我想一想其他的」



「我说,让我答应要求的权利是不是莫名奇妙变多了?」



「是你的错觉」



「你这也太牵强了……」



这个女人真是一点儿漏洞都没有。



(算了,不和她计较)



我还是扛不住她撒娇。



而且,答应她的要求让我的愧疚感瞬间淡了不少。



我只能承认自己还太单纯。



「你之后是不是没工作了?」



「嗯,闲下来不少。他们怕我暑假功课太多就给了时间,但与之相对安排到了其他假期」



「偶像也放暑假啊」



「就是这么回事」



也就是说从今天起我又要每天给玲做饭了。



「嗯……难得清闲下来,今天就做顿大餐吧」



「可以吗?」



「正是因为你这么努力我才能在这个房间生活,这挺便宜我了」



我知道她会回来,所以提前买好了食材。



这样一来,也足够做一些豪华的菜品。



「问你一下,你想吃什么?」



「我想吃汉堡肉」



「好,交给我吧」



我拿起围裙,有些装作做样地说。



◇◆◇



学生们安逸的暑假转瞬即逝,转眼就到了新学期。



开学典礼在余暑中结束,紧接着来到第二天。



新学期的课程已经开始,几名同学一脸疲惫。



在这样一个午休,我一如往常和雪绪拼着桌子一起吃便当,聊着闲话。



「凛太郎,之前买的马克杯收好了吗?」



「肯定啊,我收拾得干干净净的,等你去的时候用」



「那就好,嗯」



雪绪一脸满足地说道。



暑假后期,我按照约定和雪绪一起去买了马克杯。



我和玲用的杯子印着海豚,雪绪买下同一类型的图案后难得一见雀跃不已,让我印象深刻。



「说起来,你贝斯练得怎么样了?」



「贝斯?嗯……贝斯啊」



「唉?难道状态不好?」



「也不是,每天倒是练着,进展也算顺利————吧。不过还没和他们一起练过,所以也不好说」



「这样啊……我不了解乐器,需要和别人配合的事都挺难的」



哪怕恭维我也说不上协调性好,技术上还是刚开始不到一个月的新手。



说实话这一周我一直很不安,经常会因为成长的速度放缓不知如何是好。



「现在是这样,不过正式上场前似乎会借练习室练习,我倒是也没那么愁」



「这样啊。我很期待看你弹贝斯,加油」



「嗯,我会尽力的」



我摸了摸经常按弦变硬的指尖。



自己能热衷于家务以外的事,让我有些自豪。



「嗯……说起来今天下午上什么课?」



「要决定文化祭的内容。毕竟就剩一个月了」



或许是因为我们学校的学生很多,文化祭办得很隆重。



每个班级都很认真,有新生在体验过这个学校的文化祭之后甚至想亲身参与进来,以至于报考这个学校。



「去年出了什么?」



「你忘了吗?摆摊啊。因为没定好是做章鱼烧还是其他哪几个,就全采纳了」



「……说起来是这么回事」



我想起来了。



我记得教室里开了炒面、章鱼烧、棉花糖、刨冰四个店。



「去年人挺多的,今年不知道会怎么样」



「只要不搞错方向应该不会搞砸」



「也是,咱们班认真的人还很多的」



大型活动在即,教室里的氛围有些静不下来。



这便是证明有很多人对此充满期待。



时间流逝,来到今天最后一节课。



我们坐上座位等待,班主任春川百合老师走进了教室。



起立打完招呼之后,她看着我们清了清嗓子开了口。



「今年也来到了这个时期,终于要决定万众期待的文化祭的内容了!」



「「「好耶——!」」」



一部分情绪高涨的同学发出了欢呼声。



希望不会因为这股情绪决定下一上来就一堆麻烦事的内容。



「嗯嗯,看来大家都很有干劲。那么在正式讨论之前,先定下文化祭的执行委员吧」



「「「……」」」



「真是,你们别这么扫兴呀」



这个岗位的麻烦事是最多的。我能理解大家为什么这么不感兴趣。



这个班虽然有认真负责的人,但未必会挺身而出接下这些麻烦事。



于我而言,无论文化祭决定出什么,只要能避免做执行委员就万事大吉。



「唉……愿意做执行委员的人请举手」



春川老师唤了一声。



紧接着班里的同学开始相互观察。



希望别人来做的视线在教室四处飞舞。



「……虽然早就知道会变成这样,但老师还是有些伤心。不过!老师能理解你们!」



老师也公开承认了这份工作很麻烦。



「不过这样下去没完没了,来执行推荐制吧。有推荐的人选吗?」



大的来了。



文化祭执行委员的推荐说白了就是选定献祭人选。



自不必说,此时被人推荐会很难拒绝。



众人都明白这一点,所以都不想出卖同伴。



————因此。



此时不出声是理所当然的。



「……唉,明明大家去年很快就定下来了」



这是因为我们当时并不理解文化祭执行委员的残酷。



想必此时此刻一年级选定得很顺利。



都是那些认真负责的人成为祭品,担下了工作。



「没办法,那……柿原君如何?我觉得你挺适合的」



「啊?我……我来?」



众人一齐看向了他。



看来今年的祭品定下来了。



「柿、柿原来做我就放心了!」



「嗯!感觉你挺适合的!」



「我一直觉得你挺靠得住的!」



同学们随即发表了赞同。



柿原已经完全被锁定了。



自不必说,能开口拒绝的人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也会一口拒绝。至少我肯定是拒绝了。



但考虑到柿原的性格————。



「……我、我知道了!我不会辜负大家的期待!」



「「「好耶!」」」



————就会变成这样。



这个过程就仿佛提前打过招呼一样,文化祭的执行委员就由柿原来担当了。



这么说或许有些不合适,但他毫无疑问是适合人选。



他不仅是公认的优等生,还没参加任何社团以及委员会,没有任何负担。



就道理来讲,没有人比他更适合干这份工作。



「好!执行委员就柿原君来当!二阶堂班长,今后就麻烦你帮帮他了」



「啊……我知道了」



二阶堂被叫的时候,我目光一角看到柿原摆姿势庆祝。



(原来如此……柿原你还挺聪明的)



文化祭执行委员虽然是一个班一个人,但班长作为帮手陪同也是某种既定规则。



之所以要用某种这个词,就是因为这并没有成为制度正式定下来。



至少春川老师担任班主任的这个班用的就是这套系统。



这期间,班长必须比原本的工作更加优先帮助文化祭执行委员,两人在一起的时间必然会增加。



就后夜祭演唱会的提前准备来说,没有比这更好的状况了。



在执行委员的工作中加入私利私欲虽不值得褒奖,但我无所谓。



毕竟他为了自己的恋情把我们认为的麻烦事一手包揽了下来。



我反倒还觉得应该回报他些什么。



「那剩下的就交给柿原君和二阶堂了」



「是」



春川老师下去后,柿原和二阶堂站起身站到了讲桌前。



「那我们来决定文化祭的内容吧。有想法的人请举手」



话题就这样十分平滑地转移到了文化祭的内容上。



柿原听取我们的意见,二阶堂则是将其写在黑板上。



两人没怎么商量就能这么默契,想必就是因为常年的往来。



「我有一个!我想开鬼屋!」



「鬼屋啊,就第一个意见来说挺经典的」



一名男生的意见被写上了黑板。



鬼屋相对比较有人气,一年级的时候在学年这一权力下被二年级学生抢走了。



倒不如说有人气的内容全都被二年级揽了下来。



这也是无可奈何的,毕竟最高学年三年级苦于考试,有技术经验并且还比较自由的只能是二年级生。



这样一来自然会先采纳二年级的要求。



「演出怎么样?话剧、舞蹈之类的表演节目」



「演出啊……感觉会很累,但也有一试的价值」



一名女生的提议写上黑板,这样一来就有两个选择了。



「演出的内容等所有人提完建议再向大家征求意见,还有没有其他想法?」



「啊……开咖啡店怎么样?我觉得这个也很经典」



「这个不错,咖啡店去年也是二年级为主,大家应该都心有不甘吧?」



柿原半开玩笑地说道,同学们跟着笑了起来。



大家基本上都想到了原因。



咖啡店的人气不输鬼屋,去年自然是被现在的三年级给独占了。



今年大概有很多人跃跃欲试。



顺带一说,我因为都嫌麻烦,所以哪个都行。



我既不想开咖啡店也不想开鬼屋,刚才只是配合气氛笑了笑。



「大家就保持这个状态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最初的提议不嫌多」



这种时候,柿原是真的很可靠。



在他有序的带领下,意见的征求很顺利。



之后通过多数表决否定了一些,只有大家都有所憧憬的咖啡店留了下来。



到此为止还算妥当。



「————嗯,那就决定开咖啡店了。问题在于开什么样的咖啡店……梓有没有什么想法?」



「我?嗯……和风咖啡店吧。接客的时候女生穿和服男生穿甚平,应该会很开心」



「可以啊!先把这个写上吧」



柿原想必多了些私心在里面,不过二阶堂的提议本身并不差。



这样一来就没必要做华丽的装饰,并且只要做些水信玄饼之类的东西就能在学校里保证话题性。水信玄饼就是透明的信玄饼,装盘好看些还可能上SNS。做法其实还挺简单的。



之后大家又提出了几个建议,最后留下「和风咖啡店」、「女仆管家咖啡店」和「女装咖啡店」三个选项。



几个经典选项不偏不倚留了下来,高中生对这些东西有憧憬也可以理解。



「进行得还挺顺利的。接下来就通过多数表决来决定开哪个吧」



「柿原!我有个问题!」



就在多数表决要开始的时候,一个轻浮男举起了手。



「嗯?什么问题?」



「要是开女仆咖啡店,乙咲是不是也得打扮成女仆?」



这一句话使得众人(基本上都是男生)都看向了玲。



她在此之前一直是旁观状态,话题中心突然到她身上让她一脸困惑。



「唉……我?」



「唉!?我也想看乙咲穿女仆装!」



紧接着女生也兴奋地叫了起来。



毕竟能在近处看当下的人气偶像穿女仆装的机会挺少的。



粉丝肯定想当成一辈子的回忆。



「……第一天会来很多外人不能穿,第二天应该没问题」



「「「好耶!」」」



我今天已经是第几次听到这个欢呼声了呢。



同学们的情绪实在是有些高涨,甚至玲也困惑不已。



「看这个状态我先提前说一句,乙咲只允许参加第二天的文化祭。第一天会有很多外人,引起骚动就不好了」



「老师,我们明白」



众人答应了春川老师的要求。



我们学校的文化祭举行两天,第一天允许非校内人员进出,第二天则是只留学生自己玩闹。



玲若是在有外人进出的状况下接客,肯定会让文化祭搞砸。



这正是一个典型的机会,能让人明白有了名气之后不全是好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