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五章 乐队(1 / 2)



「嘿咻……」



我把昨天弹到夜里的贝斯放进琴盒,背了起来。



今天是休息日,也是我和柿原堂本的乐队第一次合奏的日子。



我走出公寓,感觉气温低了一些。



「……快到秋天了」



我涌上了一股莫名的哀愁,嘴上自言自语,感谢这个天气。



说实话,贝斯在能携带的乐器里算是相当沉的。



若是排除外围设备只说本体,贝斯要比吉他沉上许多。



自从拿到手,我就一直注意拿紧不让它掉下去。



背上身之后,我真心觉得时不时运动一下不让身子生了锈是件好事。



「嗨!凛太郎!看这儿!」



「啊……」



我来到车站前,先到的柿原和堂本看到我举起了手。



柿原和我一样背着吉他,堂本则是拖着一个行李箱一样的东西。



「在约好的时间之前会合了。离预约的练习室还有些时间,我们就慢慢去吧」



「嗯,好。……话说回来,龙二君,你这个箱子里装的是什么?」



「嗯?这个?等到了练习室你就知道了」



堂本得意地说着,走在了前头。



我们跟着他来到了车站附近阴沉沉的楼群,走到了其中一栋。



这里之所以暗,除了因为六层以上的大楼较多,再就是这里有很多〝夜里的店〟。



现在刚过正午,这些店还没开门。



我心怀不安乖乖跟在后面,随后我们穿过了一扇装饰豪华的门。



「嗨,店长」



「噢,熊孩子,你来啦」



「我不是小孩了,话说准备好了没?」



「和平时一样吧?也就你会这么使唤我这个店长了」



穿过门,一个打扮浮夸的男人坐在柜台后面,堂本则是和他亲热地打起了招呼。



他们似乎关系很好。



「哎哟,你们就是这家伙的乐队成员?」



「啊……是」



店长这么问,柿原客气地答道。



他的态度让我生出了一个疑问。



总感觉他没有平时那么精神,表情不太高兴。



是执行委员的工作累到了吗?



看他这副模样让我不禁有些担心。



「你们去五号练习室。知道音响怎么接吧?」



「这个我教他们」



「哦,好。那就不打扰了~」



店长挥了挥手目送我们,我们按照他说的进了挂着5的房间。



看到隔音室专用的厚重房门,我不禁想起被玲带到公司的事。



里面除了给吉他、贝斯扩音用的大型音响和唱歌用的麦克风,还有摆放整齐的一套架子鼓。



「那个店长是我叔叔,我学鼓也是受他影响。在预约少的时候我偶尔会来这里打打鼓」



「这样啊……感觉他人很好」



「他人不坏,就是不体贴人」



堂本说着店长的事朝架子鼓走去。



他或许是从小就很仰慕店长,说这些的时候脸上很开心。



「先从音响的用法教你们吧。佑介也是第一次用这么大的吧?可能会有些麻烦,不过记住就简单了」



随后堂本开始讲解音响的用法。



他看起来五大三粗的,我本担心能不能学会,不过听完详细的顺序之后也不是什么难事。



给音响接入电源之前要先确认音量有没有调整到零,至于连接乐器的顺序则是先乐器再音响。



只要注意细节,就不会弄坏。



「还有件事……凛太郎在意的箱子里面放的是这个」



堂本这么说,拉开了箱子的拉链。



「这是我自己的小鼓。虽然也能用这里的,不过按自己的风格调整过的东西会让情绪更高涨一些」



「哇……真专业」



「哈哈,也就是装装样子」



堂本小心地抱起小鼓,坐到了架子鼓前的椅子上。



看他的态度,他应该是真的喜欢打鼓。



考虑到使用寿命,吉他和贝斯的价格最低也要好几万。



小鼓绝不是什么便宜物件。



虽然有人认为爱不能用价格衡量,但是对我来说价格是展示爱最直接的指标。



时间也好,体力也好,没有爱是很难将这些有限的资源消费在什么东西上的。



能把自己的爱投入到这些东西上,让我不禁有些羡慕。



「调完音之后一起试一下吧」



堂本期待不已,敲了一下自己的小鼓。



我自己也感觉很激动。



此前独自的练习,终于要通过三人合奏验收成果了。



这自然让人很期待。



我转动琴头上的调音栓,使用调音器纠正走调的声音。



负责吉他和主唱的柿原除了给乐器调音还必须调整麦克风。



等他结束之后,我们互相看了一眼。



「好……我数完就开始」



堂本举起自带的鼓棒,打着拍子敲了起来。



随着他的倒数,我们开始了演奏。



架子鼓负责节奏,贝斯负责低音,吉他主唱则是主旋律。



————这只是理想情况,我还没有撑起低音部分的实力。



平时就出于爱好练习架子鼓的堂本还暂且不提,柿原虽然玩吉他的时间不长,但毕竟有经验弹得也很好。



倒不如说能边弹边唱就已经和我不是一个等级的了。



(……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我可没时间佩服别人。



技术上不去就更应该努力跟上节奏。



小失误就无视掉,音太多太麻烦就在不太影响演奏的前提下简化。



总之就是要尽一切能力让手指头动起来。



不知不觉中,我感觉堂本在配合我的节奏。



他似乎注意到我跟不上我们的初次合奏。



架子鼓的节奏放缓之后,柿原的节奏也就跟着放慢了下来。



虽然与原曲相比微慢一些,但我们三人没有乱作一团让我很是吃惊。



(……能沉迷其中可真好)



我稍微从容了一些,看了一眼堂本。



堂本和我对上视线之后开心地笑了一下。



能有沉迷到玩得这么好的兴趣究竟是什么感觉呢?



我打心底里羡慕着他。



……柿原又是如何呢?



现在一想,和他们保持距离不仅使得他们不了解我,我也同样不了解他们。



柿原现在玩地开心吗?



此时此刻,我看不到背着我们唱歌的柿原是什么表情。



◇◆◇



练习开始之后过了一会儿……。



「你开什么玩笑!」



堂本突然大骂了一声。



乐器停了下来,练习室里回荡着一股尴尬的氛围。



挨骂的柿原脸上不见往日的阳光,他回头看向了堂本。



「凛太郎明明第一次接触乐器还练习得这么努力,一直在拼命跟上来……!为什么你这个主角却这么随便!」



「……」



————确实如他所说。



虽然这些话不该由我这个最新手的人来说,但柿原自第一次合奏开始随着次数增加失误越来越明显。



再加上我逐渐跟上了节奏,就显得更刺耳了。



虽然进入练习室已经过了一个多钟头,但基本上练得都不太好。



「我们是在为了你告白成功才花费了这么多时间!?你自己打不起精神,要让我们何堪!」



「————意义啊」



「啊?」



「练习再多,不成功也没意义啊!」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柿原大喊大叫。



堂本似乎也没想到他会爆炸,极其惊讶。



「……反正也不会成功,不必为了这件事耗费你们的时间,要是觉得麻烦也能就此作罢」



「你……」



「抱歉,我今天回去了」



我们哑口无言,柿原收起吉他出了练习室。



堂本目送他的背影,不甘地握紧了拳头。



「……可恶,这家伙走到这一步居然退缩了」



与其说是不甘,倒更像是痛苦。



「他脸色也不好,肯定是不在状态」



「……可能是吧」



无论如何,这个气氛估计是练不了了。



虽然这么说不太合适,但我今天对柿原也没有好印象。



堂本生气想必也不是因为失误。



问题在于他那副没有干劲的态度。



是柿原想和二阶堂交往,主动来找我们商量的。关于这点可能每个人的观点都不尽相同,但我认为我们比他还努力说不过去。



如果他要放弃,我们就没有帮他的道理。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说那种话,下次在学校碰见的时候问问他吧。好好休息一下他可能就恢复了」



「……也是」



这一天我们就此解散回了家。



今天这件事只能用不完全燃烧来形容。



傍晚,夕阳将去,我独自一人走在路上深深叹了口气。



我不是圣人君子,只觉得这个状况很麻烦。



这和为了雪绪,为了玲她们行动完全不同。



归根结底,要把建立起来的墙壁推倒太困难了。



「呼……」



我回到公寓,打开自己房间的锁走了进去。



紧接着,我发觉除了我的鞋子,还摆放着三双女鞋。



我向里面望着,穿过走廊来到客厅,看到了几个熟悉的人影。



「哎呀,你回来啦」



「……我先问一句,这里是我家吧?」



「你在说什么胡话,这里怎么看也是你家吧?」



夏音、玲、美亚三人看着我,就仿佛我说了什么蠢话一样。



她们穿着随意,吃着不知哪里买来的零食,喝着碳酸饮料。



「凛太郎君,欢迎回家。我们可一直在等你」



「等我?」



「你先坐下吧」



「……这倒无所谓,我先去洗个手」



我并不介意这群家伙在我家。



我到洗手间洗完手,回到了客厅。



「久等了。……找我干什么?」



「凛太郎,你还记得之前和你、我、夏音一起的时候说过的事吗?」



「嗯,好像是乐队什么的吧?」



应该是说夏音弹吉他,美亚打鼓,玲主唱。



「我们之后去找美亚,美亚也同意了」



「因为很有趣呀。虽然我偶尔会为了消解压力借练习室去打,但是从来没有合奏过」



「……就是这么回事,所以就想来和你说一声」



我大致了解了来龙去脉。



堂本也很期待,自己一个人弹和组乐队弹乐趣想必大有不同。



如果只当成我个人的兴趣,这件事就算到此为止了。我和她们已经做完了自己该做的事情,对此没有抱怨的道理。



「话我是听明白了,但给我发一个消息就行了啊,没必要来我房间开女生聚会吧?」



「这是因为……就是那件事」



「什么那件事」



「那件事就是那件事」



原来如此,似乎并没有什么特殊原因。



我知道玲的日程,所以知道她们今天和明天没有工作。



说白了就是她们也很闲。



看见她们这副懒散的模样,很难相信她们会是人气鼎沸的偶像。



长相好看是好看,但这是态度问题。



————无论怎样,我这个沾点洁癖的人会允许她们入侵我家,可能是有些太信任她们了。



不过也不是不行。



「凛太郎,你现在有歌要练吧?既然这样可以告诉我们,我去学一下」



你这句话也太帅了吧……我差点就想这么说,不过对夏音就算了。



我唯独不能让这家伙蹬鼻子上脸。



我把话咽下去之后说了曲名,夏音和美亚都理解地点了点头。



「作为第一首练习的曲子而言很合适,编曲也不复杂,没有太难的地方」



「虽然说不上完美,不过我基本都会。这样的话明天应该能赶上」



嗯?明天?



「啊……凛太郎,你明天有时间吗?」



「玲,我觉得你应该一上来就问这个问题」



「忘了」



玲这么说的时候一脸淡然,我不禁叹了口气。



要是我有事,她打算怎么办?



还是说她觉得我是那种一般情况下不会有事的大闲人?



……虽然这么想也是对的。



优月老师觉得我这个月学校会很忙,告诉我不用去,我也没和雪绪约好每天要玩。



「不过一起练习的练习室要提前预约吧?没问题吗?」



「瞧不起谁呢。我刚才联系经纪人让把架子鼓和音响搬到私人练习室了」



「果然不是一个等级的」



从她的话里听,我之前去送便当的练习室似乎是她们的私人练习室。



玲说是借来的,我便以为是按顺序使用的租赁式,看来她指的是练习室的所属归演艺公司。



也就是说那个地方由〝千层酥组合〟借用,除了她们没人用————。



「其他歌手都建着自己的私人练习室。不过对我们来说就是当一当聚会的地方,也是多余,一直借着就够了」



也是。



「玲负责背歌词,没问题吧?」



「嗯,我知道了」



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对我来说这也是个难能可贵的机会。



今天在练习室没有练够,我正想和别人一起练一练。



即便不是柿原和堂本,和其他人合作演奏肯定也有效果。



「话说回来……也就只有凛太郎君会和我们一起去公司了」



「我现在都担心会不会太惹人注目」



「哈哈,只有两个人倒也不提,和我们三个人一起去只会让人觉得你也是相关人员。你正大光明一些就好」



正大光明啊。



她是觉得我区区一个无名之辈能抬头挺胸和她们一起走吗?



先说一句,我觉得我完全没有那个能力。



美亚或许是明白我的性格,她遮住嘴嘿嘿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