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六章 真心话(1 / 2)



和玲她们去练习室练完第二天。



我下定决心和柿原堂本谈一谈,去了学校。



不过————。



「啊?没来?」



「是啊,也没联系,我有点担心」



教室里不见柿原的影子,我便来找堂本确认,但也只知道他今天没来学校。



二阶堂和野木似乎也不知道原因,露出了同样的表情。



「佑介没事吧?我记得他爸妈都在国外,要是生病了就糟了……」



说起来我在三方面谈的时候听说过这件事。



如果真的生了病,他很有可能正孤立无助。



「……凛太郎,放学后能陪我一趟吗?」



「好啊,是去看望佑介君吧?」



「是啊。那家伙虽不至于柔弱,但也怕万一……」



他也有可能是因为其他事没来。



不过我记得他最近状态不怎么好。



脸色很差,精神也很消沉。



有这么多征兆,生病的可能性还是更高一些。



「二阶堂,我今天应该没办法帮忙了,没事吧?」



「嗯,大家都很积极,一天而已,完全没有问题。反倒是麻烦你去照顾柿原君,没有他就必须换我负责管理……」



柿原这个文化祭执行委员不在,助手二阶堂就必须出面领导大家。



既然准备不能停,她就不能离开这里。



「咱今天留下来帮小梓。他要是身体不舒服,去的人多了也不合适,留在学校咱也能帮上忙」



「嗯,就这样吧。那我们两个去一趟药店再去佑介家,可以吧?」



堂本这么问,我点了点头。



买上运动饮料、药之类的送过去,应该不会白跑。



话说得差不多的时候,第一节课的铃声刚好响了起来。



我们打了一声招呼便回到了各自的座位上。



课上有了独自思考的时间,我心中不禁涌上了一股难以言说的不安。



(不会就这样文化祭当天也来不了吧……?)



我张开左手,目光落在了指尖上。



虽说只有一个月,但也长出了老茧————我每日练习贝斯的证据。



第一天起的水泡第二天就破了,还出过几次血。



时间虽短,但这上面一点一点累积着我的时间。



我似乎是在怕这些时间白白浪费。



◇◆◇



我把详细情况告诉经常一起准备文化祭的雪绪,和堂本出了校舍。



他领着我坐上电车,在第五站下了车。



这个车站离学校很近,我也曾从这里出站走过几次。



话虽如此,也并没有熟悉到对这里了如指掌,自然也不知道柿原的家在哪,因此只能依靠堂本。



「……就是这了,他家还是这么大」



「哇……」



我们在住宅街走了大概五分钟。



堂本指的地方是一栋三层豪宅。



与周围的独栋住宅相比要大上一圈。



看来他父母在国外工作并不是空穴来风。



我们推开院墙上的格子门,站在了家门前。



堂本按下旁边的门铃,随后家里传来了铃声。



我们等了一会儿,但没一个人出来。



「……难道他不在?」



「他要是生病了,很有可能在睡觉」



「唉……没办法了」



堂本从包里拿出钥匙,插进锁孔拧了一下。



咔擦一声,家门的锁就这样被打开了。



「我和佑介的妈妈很熟。他们虽然对佑介很放心,但怕他自己一个人在家里生病,就给了我钥匙。肯定就是为了这个时候用的」



堂本打开门,我和他一起走了进去。



听到男生独自一人住在这么豪华的宅子里,我原本以为会无处下脚,但里面却整洁到颠覆了我的想象。



堂本说他们雇的保姆会一个星期来打扫一次。



「这里就是佑介的房间了」



我们上了二楼,来到走廊尽头,堂本指着面前的门说道。



顺带一说,我们已经确认过柿原的鞋子在门口,知道他在这个家里。



「喂,佑介!你在不在?」



堂本稍稍扯开嗓门朝里面问,随后里面传来了人挪动的声音。



「呃……龙二吗?」



「嗯,能进去吧?」



「嗯……进来吧」



房间里的声音确实是柿原的,但却没有平日里的精神气。



一听便知道他身体不舒服。



「那我们进去了」



走进房间,床铺、写字桌、以及一张放着电视和电脑桌子映入眼帘。



全都打扫得整整齐齐,没有臭味。



「凛太郎也来了……抱歉,没联系你们」



「这也没办法……你身体怎么样?」



「早上醒来之后我就打的去了趟医院,问题不严重。说是没得什么病,还问我是不是太累了」



累的啊。



我害怕的事似乎化为了现实。



「那么忙肯定会累坏身子」



堂本看向写字桌上的文件,这么说。



那份文件上清楚写明了班级的预算以及日程相关的内容。



「嗯……高年级问能不能再削减一下预算,我就一直在思考有没有能节省的地方。主要是衣服太贵,我就打电话和业内人士交涉了一下……哈哈,要是做得更好一点就不会这样了」



柿原面露歉意,这么说。



与之相对,堂本则是面露苦涩,握紧拳头低下了头。



「佑介……那个时候骂你是我不对。你这么忙,是我考虑不周」



柿原接受了他满怀诚意的道歉,害羞地搔了搔脸颊。



「也……是我不好。你们愿意帮我忙,我再累也不该对你们那么敷衍」



不过————。



说到这里,柿原面露不甘。



「我还是很不安。你们帮了我这么多,我要是告白失败就真的太对不住你们了————不,说实话,要是费了这么多辛苦还是被甩,我就太丢人了。我应该就是在害怕这个」



柿原自嘲般地笑了笑。现在的他不是我想象中的超人,而是一个害羞的普通少年。



「……那就别告白了」



「唉?」



看到柿原这副模样,这句话我脱口而出。



两人一脸惊讶看着我。



「就是因为满心想着告白才会被压垮,上了舞台再想要不要告白也不晚」



除了我们,其他人谁都不知道柿原是想为了向二阶堂告白。



要是害怕,就不告白了。



要是能鼓起勇气摆脱恐惧,那就放声说出来。



选哪个都是柿原的自由。



说到头,告白并非必做不可。



「……说的没错。确实不应该凭着义务感这么做」



堂本表示同意之后,我看向了柿原。



随后他就像是放下了什么,脸上有了精神。



「嗯……也对,我可能确实有一种奇怪的义务感,这或许也让我分不清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她了」



人被义务感压垮忘记原本的目的并不罕见。



柿原是真的喜欢二阶堂,但忙碌和压力这份感情变得淡漠,夺去了他期待的余力。



接下来就该说出我的真心话了。



「我……终于明白拿起乐器和别人合作是这么开心,我想我们三个人一起登上舞台」



所以————。



「我希望你不要再说就此作罢」



「……!」



这是我的真心话,也是我的任性。



于我而言,第一次对他们说出真心话需要很大的勇气。



我之所以能够鼓起勇气,多亏了昨天和玲她们一起练习。



那段时间真的很快乐,所以我也想和他们度过一段相同的时间。



「只为了享受舞台不行吗?告白……就先忘了吧」



「……凛太郎」



「都努力到这一步了,闹上一番也不会遭报应才对」



「————嗯,你说的没错」



如果这能给他些许安慰就好了,就面前的笑容来看应该很有效果。



我在心中向邀请我一起演奏的夏音表示感谢。



要是那家伙下次来我家,我就给她做苹果派。



◇◆◇



「柿原君在不在!?」



我们正在教室准备文化祭的时候,突然来了一个三年级学生。



她似乎在找柿原君,在教室来回张望。



「啊!二阶堂!你知道柿原君在哪里吗?」



「呃……柿原君今天身体不舒服休息了」



刚才堂本君来了消息,已经知道柿原君是生病了。



我把这些话原原本本告诉她之后,这位学姐就仿佛见到了世界末日一样。



「啊,真的假的……」



「怎么了?」



学姐困惑地挠了挠头,语气尴尬地说道。



「呃,就是……我想和他商量一下预算的问题。柿原君很擅长这方面的整理计算,大家都很依赖他」



原来如此。



她应该是觉得是他们太依赖柿原君,让他累倒了吧。



这样的话,她会觉得愧疚也就合理了。



「……再优秀也不能光靠后辈。不能把考试当借口,我们会自己努努力」



学姐留下这句话便离开了教室。



我很早之前就觉得柿原君很厉害,能被学姐学长依赖到这种程度,让我再次认识到他不是普通人。



自己的朋友被人夸奖,让我也有些自豪。



「小梓!你来一下!」



「唉……?怎么了?」



穗花突然叫了我,我走向了教室的一隅。



两位同学原本一脸为难,看到我之后松了口气。



「他们是负责采购的,说是当天要买的东西和预算有些对不上。要是增加预算就需要减少材料费,不知道该怎么办……」



「预、预算对不上?」



糟糕了。



我完全不了解预算相关的事,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和很重要的钱挂钩,因此我无法随意作出指示,要是能有什么好方法就好了————。



「……抱歉,我不清楚这些事。等柿原君回来之后我问一下,你们能等一等吗?」



「嗯、嗯。抱歉,莫名就慌起来了」



我能做的就只有把问题往后拖。



班上用的预算必须向老师报告,所以也不能拖太久。



最让人难受的是这种时候只能等柿原君回来。



「二阶堂!广告看板的材料在哪?」



我刚走开,一个男生额头冒汗,气喘吁吁地就跑了过来。



「唉!?啊、呃……应该放在多功能室吧」



「这样啊!谢啦!」



他说完这句话,慌慌忙忙就跑出了教室。



还没等我提醒他不要在走廊奔跑,他转眼就消失不见了。



「二阶堂!油漆用完了,该去哪里找!?」



「呃……体育仓库应该会有」



「谢谢!」



一个女生问完油漆的所在之后离开,紧接着班主任春川老师又过来了。



「柿原————啊,对啊,他今天休息。二阶堂!能过来一下吗?」



「啊,是!什么事?」



「有一场文化祭执行委员的会议,我希望你能参加一下。去听一听就可以了」



老师告诉我只需做做记录,我跟着她前往了开会的地方。



走进教室,教室里大部分班级都到了。



众人的目光瞬间聚集在我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