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七章 文化祭开幕(1 / 2)



「衣服到了!」



文化祭前一天放学后。



我们还留在教室,女生们抱着纸箱走了过来。



柿原抱着更大的纸箱从她们背后现身,放在了我们面前。



「因为预算有限,租赁的数量有些少,可能有人穿不上……总之第一天和第二天大家就轮流穿吧」



三个男生三个女生负责招待,每两个小时轮换。



然后厨房也会以同样的人数轮换,全班所有人至少要各负责厨房和招待两个小时。



顺带一说,我一开始本打算和雪绪排到一起,但那家伙被女生邀请了去,这件事就告吹了。



说得更详细些,邀请他的女生就是烹饪实习上的那个宫本。



能正常享受青春比什么都好。



————我对雪绪这么说,他不知为何鼓起脸颊很不服气。



我和他来往的时间还挺长的,但还是有很多地方不了解他。



「教室也装饰完了,今天能试衣服就试一下,之后就好好休息吧。从明天起两天,大家一起加油吧!」



「「「加油!」」」



众人回应柿原的鼓舞,干劲满满。



「啊,柿原君,以防明天出现意外,我有些事想和你确认一下……你有时间吗?」



「嗯?有时间,什么事?」



「就是……」



正要解散的时候,我看到二阶堂走到了柿原身边。



柿原重回岗位之后,准备十分顺利。



这一切都是因为二阶堂比以往更加主动地帮助他。



我不知道二阶堂在那一天拜访柿原的家,两人到底说了什么。毫无疑问的是,他们的关系更进了一步。



感觉就像是回到了该有的状态。



总之,让我胃疼的原因又少了一个。



照这个状态,柿原的告白……可能会成功。



「凛太郎,我们也回去吧」



「嗯,我马上」



我扛起书包,跟着雪绪出了教室。



就在这时,我听到门口附近两个女生的对话。



「你觉得乙咲穿女仆装会是什么样子的啊?」



「我真的太期待了!而且还能近距离观看,感觉当她的同班同学真是太好了!」



————这确实很让人在意。



出于女生们的要求,服务员的衣服是那种女仆咖啡店里常见的短裙款式。理由似乎是因为很可爱。



虽然一部分男生一个劲儿地说有人喜欢古典女仆,稍微陷入了一些争论,但还是败给了那些在乎外表的小女生们的压力。



……真是悲哀。



「……凛太郎,你也对乙咲的女仆装感兴趣?」



「啊?呃,还、还好吧?我毕竟也是健全男生……某种程度上」



「……大色鬼」



「小心我给你一拳」



雪绪半睁着眼睛瞪着我,我们口无遮拦地闲聊着,踏上了归途。



(这么一说……第一个给她看还是挺难的)



我从电车的窗户眺望外面的风景,想起了和玲说过的话。



那家伙说想第一个看到我穿管家服的样子,但总不能把租来的衣服带回去。



最后我也没能第一个看到玲的女仆装————。



虽然能当成是无可奈何,但我依然觉得遗憾。



毕竟我的情欲有如山多。



我回到公寓,穿过自动门站到了自己家门前。



插进钥匙开门进家之后,我感觉家里和平时不太一样。



「……鞋子好多」



鞋子整齐摆放在门口,这是玲经常穿的那双。



她突然有工作请了假,看来现在已经解脱了。



我以为她肯定会在里面懒懒散散,走上走廊,打开客厅门的一瞬间,我看到了玲的身影。



————不过。



「你、你……」



「……主人,欢迎回家」



她这么说,同时鞠了一躬。



这副打扮毫无疑问正是女仆装……或者说是千层酥MV里用的模仿女仆装的那身装扮。我在视频网站上,从千层酥的歌里见过这身衣服。



看到我明显心中一紧,玲歪头疑惑。



「凛————不对,主人,您怎么了?」



「啊、呃……」



该怎么说呢。



超级偶像居然穿着屏幕里才能见到的衣服,和我呼吸同一个空间的空气。



这实在有些脱离常轨,让我大脑一片空白。



「难道……不合适?」



「没、没没没!没有不合适!」



玲面露愧疚垂下眼眸,我慌忙否定。



「特别合适!特别可爱……真的」



「是吗?那就好」



慌张过头让我口不择言。



我拍了拍脸颊,冷静下来之后重新看向玲。



嗯,毋庸置疑,她的模样极具魅力。



她或许为了穿这身衣服仔细化了妆,面容比平时更加端正。



……我希望各位此时冷静思考一下。



乙咲玲平日里身穿校服,容貌就已经远超常人,再加以打理,对面前的我究竟有多么大的影响呢?



不觉得失去言语很正常吗?



或许这便是所谓的〝癫狂化〟。



我最近经常听到千层酥的粉丝说这个词,没想到居然会从自己口中说出来。



「虽然没办法第一个给你看文化祭上穿的衣服,不过你说想看……我就借了公司的」



「你真是太可爱了」



「唉……怎么了?」



「抱歉,好像说漏嘴了」



不好,这不是我该说的。



不赶快说些正儿八经的感想出来的话,感觉自己会逐渐失去控制。



话说回来,我喜欢的衣服应该是短裤、超短裤那种能展现出大腿的魅力的装扮。因此,我迷恋的不应该是女仆装————。



「……啊」



不,大腿露了很多出来。



毕竟是演唱会用的衣服,裙子想必是设计成了能够剧烈运动的结构,袜带和裙摆在膝盖上方形成了绝对领域。



嗯,这个好像还挺符合我的癖好的。



我不想被误会,所以这句话我要一直说下去————我也是有欲情的男高中生,只是每天在拼命忍耐而已。



我肯定会为此感到兴奋。



「你喜欢就好」



「……谢啦,我要是也准备了管家服之类的就好了」



「这没办法,我也只是拍完MV的衣服刚好还留着」



确实如此,不可能这么正好就有管家服。



「……有件事我得和你道歉,我负责接待的那班被安排到了明天」



没错,我必须先对这件事道歉才行。



我的排班变成了第一天接待,第二天厨房。



由于校外的人会进入学校,因此玲第一天不会参加。



也就是说,她看不到翘首以盼的我穿管家服的样子。



我之所以会这样选,是因为我以为今天试衣服的时候她能看到。



但是她突然因为工作请假,刚好就错过了。



「也是我时候不对,所以是我该道歉。不过没关系」



玲这么说,挺起了胸膛。



她的表情肌的动作还是那么少,不过她这个表情像是在想馊主意。



「我有个好主意」



◇◆◇



文化祭当天终于来了。



我们一大早就到了学校,聚在教室开始各自的准备。



教室里自然不见玲的踪影。



(她说她有个好主意……)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虽然我认为平时的乙咲玲很聪明,但也仅限于〝平时〟,不包括被欲望驱使做出突发行为的时候。



希望不要惹出什么事————。



「凛太郎!换衣服了!」



「嗯?哦……」



雪绪叫了我一声,我走向了换衣服的地方。



衣服只有六件,三件是接待用的,另外三件是为了尺寸不合准备的。



多出来的衣服负责让那些空闲的人自由使用,出去当成宣传。



顺带一说女生也是一样。



「啊,志藤也是今天?」



「嗯,我是第三班」



拿着衣服的同学注意到我走过去之后,瞥了一眼我的身高把衣服递给了我。



「志藤,你不够一米八吧?」



「嗯,没那么高」



「倒也是比平均高,你试试L号吧」



「好」



我接过L号的夹克披上之后,感觉和我正合适。



我平时买衣服基本上也是挑L号的,穿这个应该没问题。



「夹克合身就没问题。里面还穿你自己的衬衫,领结和裤子就用这里的」



「好」



我会在文化祭开始四个小时之后穿这个。



以两个小时为单位,一天分成三班,我负责最后一班。



我是出于自己的意愿选了这一班,首要原因是客人会少一些。



从去年的趋势太看,校外的客人大部分会在上午得到满足回去。



当然也不能指望变化会有多大,不过我选这一班还有另一个原因。



「第三班啊……真羡慕。第一班和第三班和街舞部的演出时间重叠啊」



「哈哈哈,猜拳能赢真是太好了」



我表面很爽朗,实际上内心在偷笑。



我们学校有个所谓的街舞部,不分男女致力于各种各样的舞蹈。



他们的演出质量很高,每年都有很多学生和校外的客人去看。



因此这段时间其他地方的客人会少一些。比起随时都能拜访的店面类,有固定时间的演出类更容易吸引人。



对角色扮演没什么兴趣并且明白这一点的人自然没有不去的道理。



我并不是那种穿上管家服站在人前会很兴奋的人,因此希望尽量不要见人。



虽然也有其他对手看准了特定的时间,不过我在与他们的运气比拼(摆着这个名头的猜拳)中获得了胜利,顺利拿到了想要的时间。



————我本来是这么想的。



「但是第三班有柿原和堂本吧?肯定会有人冲着他们来」



「……嗯,这肯定是假的」



没错,我不知为何和那群家伙一个时间。



班上最活跃的两个人不知为何挑上了这个时间段,然后又不知为何猜拳赢了下来。



他们就像是有主角那般绝对的运气,又或者说是光环。



总之就是会有两个大帅哥穿上管家服出去招待。



传言已经传到了其他学校,即便来了一大群人想见上一眼也不意外。此外,他们还有可能会在看完街舞之后过来。



说白了就是我本想偷懒,结果计划全都泡了汤。



「嗨,凛太郎,衣服合身吗?」



「啊……是穿XL的」



「哈哈,你怎么这么叫我」



堂本很是开心,带着柿原一起走到了我旁边。



他体格很好,披着比我大一号的夹克,旁边的柿原则是拿着和我一样L号。



「凛太郎,女生们不知为何总想给我整理外表,我今天就那么糟?」



「……不是」



柿原担心地问道,他的外表和平时一样,是个标准的大好青年。



周围的女生之所以会围着他,想必是想让最强的管家诞生吧。



「是你底子好,应该是想把你打扮成理想中的管家吧?你和平时一样」



「是、是吗?嗯……既然你这么说,那就这样吧」



这家伙其中一个惹人恨的地方就在于对自己的优点毫无自觉。



话虽如此,也比那些做作的人好上百万倍。



那个找玲麻烦的金城就是个典型。



「……时间差不多了」



柿原看了一眼墙上的表,说道。



差不多再过十分钟,客人就要来了。第一班人必须做好准备随时待命。



「好,大家一起加油!」



「「「加油!」」」



就这样,今年的文化祭开幕了。



◇◆◇



「……真和平」



我在校内踱步,小声自言自语。



学校里的人口密度很高。这个学校的文化祭从过去就大受好评,时不时能看见其他学校的学生。



我也因此遭遇了我们学校的学生被其他学校的学生搭讪的场景,不过我们学校的男生也会搭讪其他学校的女生,也算是彼此彼此了。



教师也在来回巡视,即便起了冲突应该也不会出什么事。



————言归正传。



「……凛太郎,好闲啊」



「是啊,好闲啊」



我和身旁的雪绪说着这些,在走廊里闲逛着。



雪绪明天要和女生逛文化祭,之后会各忙一班接待和厨房,明天完全自由。



「要不要先吃些什么?我看见外面有卖炒面的」



「我吃过早饭了」



「那刨冰呢?」



「种类是不是太偏向小摊了?」



「C班好像就是以这个为主题的」



这样啊————我这么说的时候才注意到自己对其他班级太不关心了。



现在一想,我甚至不清楚每个班出的内容是什么。



难怪会这么闲,毕竟没有目标。



「那我们去看看,逛一逛也能消磨消磨时间」



「好啊」



我们走出校舍,外面确实有很多类似节日小摊的摊子。



运动部的男生热火朝天炒着大量的炒面,让人不禁想起真正的小摊。



「已经多少年没从外面买过炒面了?还挺期待的」



是啊————我正想这么说,但却闭上了嘴。



说起来,我和柿原他们去泳池的时候就吃过。想起那个时候的味道,肚子突然就饿了起来。



「……我也吃一份吧」



「哎呀,可真贪吃」



「我可比不上某位金发偶像」



说那家伙的食欲超出了常识也不为过。



和那家伙相比,我都算是可爱的。



『————真的吗?』



「……嗯?」



前往小摊的路上,和校外客人擦肩而过的时候,我听到这个声音不禁起了反应。



『这里就是千层酥的玲上的学校吧?我在网上见过,肯定就在某个地方』



『但这样一来不是会引起骚动吗?』



『别管这个!我们先去玲的班吧!』



……也确实有人会为了这个来。



我能理解她们的期待,毕竟可能见到玲。



但玲今天没来学校,不管她们怎么努力,她们也是见不到玲的。



我担心的地方在于可能会有麻烦鬼因为这些事对我们有意见。



希望能够平安度过这一关。



「嗯,时间差不多了」



雪绪用手机看了眼时间,这么说。



我们两个人逛了逛,原本觉得挺长的两个钟头转瞬即逝。



「你之后怎么办?」



「……我没事干,想着去后厨帮帮忙」



「这、这是不是太悲惨了」



「我开玩笑。……我想先回趟教室,得看看你穿管家服的样子」



「唉!你这么说还挺让我害羞的」



我不知道这家伙为什么要忸忸怩怩的,不过觉得害羞也有调戏的价值。



正当我们打算回教室的时候,面前走来了一个熟悉的男生。



那一头让人觉得刺眼的金发和惹人厌烦的态度,正是那个不自量力想让玲当他女朋友的金城。



「喂,还没到齐啊」



「抱歉,那群家伙白天基本都在睡觉……不过再过一会就来了」



「要是没来就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金城和一群品行恶劣的校外客人一起从我们身旁经过。



这群朋友就像是典型的不良少年,希望他们是会向路旁的弃猫打伞的不良。捡回家养的那种也行。



「嗯?凛太郎,怎么了?」



「……没什么」



虽然感觉有种讨厌的预感,但金城招待朋友并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



当下因为成见就戒备他们,不礼貌的会是我。



不过————越是这种时候,讨厌的预感就越是会应验。



「为什么会这样!」



教室里,隔板墙隔开的一个休息室里,雪绪大声吼道。



虽然我也算当事人,但面前的景象让我忍不住笑了出来。



「抱歉!但是负责宣传的人穿走最小的尺码我也没办法!」



「呜呜……这个我明白」



从刚才这番话应该大体能够明白,本应由雪绪来穿的管家服现在被其中一个负责宣传的人穿走了。



虽然联系了他,但现在还没联系上。



那人应该是太享受文化祭给忘了吧。



因此————。



雪绪不得不穿上了剩下的其他衣服————也就是女生穿的女仆装。



他羞涩地红着脸低下了头,请求他穿上的女生们则面露喜色。



「呜!凛太郎!你别笑那么大声!」



「哈哈,抱歉。主要是太适合你了」



「唉?」



周围有其他同学,我以平时的装乖模式回应之后,雪绪一瞬间有些惊讶。



实际上作为一个男生,已经有人觉得雪绪可爱至极,现在他又穿上女仆装这个可爱的重装备。



这自然是火力全开。



我要是不知道这家伙的男的,看见他刚才红着脸的模样,可能就慌了。



「真、真的很合适……?」



「嗯,特别合适」



「你没有说谎吧?」



这家伙莫非因为我正在装乖就怀疑我说的话?



「怎么可能,大家都这么想吧?」



我问向在场的女生,她们也点了点头。



我向雪绪眨了下眼睛,告诉他这就是证据,他这才信了我的话,露出了笑容。



「这、这样呀……那这样也好」



呃,这不好吧。



「凛太郎,我去了!」



「嗯、嗯。加油」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高兴,不过既然他开心……就不提这事了。



目送雪绪兴高采烈地和上一个服务生交班之后,我坐上了附近的座位。



我打算在这里稍微打发下时间,不过考虑到翻桌率,也不打算待的时间太长。我是打算自己一个人逛一逛,打发打发剩下的时间。



「主人,欢迎回来」



「……你这被逼无奈还挺上劲的啊」



「变成这样也无可奈何,不享受一番也是损失」



雪绪这么说,然后捏起裙子转了一圈。这可比他刚才听到没有自己的管家服的表情开心多了。



不过那也比不情不愿要好,他这个适应能力让我有些惊讶。



「要点什么?」



「那……我要水信玄饼和红茶」



「明白了」



雪绪写好订单,送到了厨房。



这期间我在自己坐的地方环视了一圈。



客流量不多不少。整体而言,校外客人在不断增加,我坐下之后不一会儿走廊里就排起了队伍。



不会因为没有客人冷冷清清倒是让人松了口气。



「主人,这是您要的东西」



「呃……你这个主人让人感觉好痒痒」



「唉?但是必须这么说,你不接受可就为难了」



雪绪面带笑容,在我面前放下刚才点的水信玄饼和红茶。



虽说是自己提议的,但我自己都觉得这个水信玄饼挺吸引人的。



味道————嗯,有好好按照我教的做。



『……你看,那个女生是不是挺可爱的』



『确实,之后搭个话吧……』



『喂,等一下,她可是我先看上的』



我品尝红茶的时候,刚好听到附近座位的男生的对话。



我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正好看到了身穿女仆装的雪绪。



就他们年轻的面孔和穿私服的模样来看,应该是其他学校的学生。



很遗憾,这样一来他们自然不可能知道雪绪是男的。希望事后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他们的打击能小一些。



之后过了一段时间。



我吃完水信玄饼,一口气喝光剩下的红茶离了席。



雪绪注意到后,拿着托盘走了过来。



「你要走了?」



「嗯,虽说是自己班,但坐得太久也不好,剩下的时间你加油」



「嗯,嘿嘿,我很期待你之后穿管家服的样子。我会把这个当成精神食粮加油的」



「你要是能别这么期待就帮大忙了……」



不过,这倒是比没有任何期待好得多。



但要是让他失望了,我会很愧疚、很为难。



总而言之,这些事暂且不提,我决定默默地努力做自己的工作。



离我回教室至少还有一个小时。



虽然能去看演剧部的演出————。



「嗯……?」



我从走廊朝窗外看了一眼,正好看到几个走在路上的男生。



他们和之前看到雪绪的男生一样,正目光呆滞地看着刚才从旁走过的三个女生。



我随着他们的视线看了过去。



「……总感觉从哪里见过」



距离虽远,但还是看得出那三个女生十分漂亮。



除了我视野中的男生,还有几人注意到她们的容貌回过了头。



————应该是偶然吧。



我刚好认识三个美少女。



不过我视野中的这几个女生发色完全不同,气质也有些许不同。



我认识的那几个女生特别会化装,但肯定和她们没有关系。



没错,肯定没有关系。



放下这些闲事之后,我打发着剩下的时间。



我来回逛了逛,虽然没有认识的人出场也没有兴趣,但还是去看了演出,活用了独自一人的便利。



于结果而言,演出还挺有意思的,我沉浸在满足当中,看准时间回了教室。



(离交班还有十分钟……差不多)



换衣服再加上其他交接,五分钟让人有些不放心。



与客人进出的门不同,我推开班里用的门,和雪绪一起来的时候一样走了进去。



「来了!凛太郎」



紧接着先到的堂本叫了我。



他已经穿上了管家服,发型也用发胶打理过。



我之前在泳池的时候就觉得他是那种男人也会憧憬的男人。厚实的胸膛撑起胸口,腰部紧致,呈现出了完美的倒三角形。



不同于又瘦又有肌肉的柿原,他给人一种很强壮的感觉。不过因为没有多余的肌肉,因此不显得粗壮。



「我应该来得挺早的,还是比你晚了」



「我其实和佑介、穗花他们是一起的,但佑介和梓有执行委员的工作就分开了。我问穗花要不要两个人一起逛,她突然就嫌害羞红着脸不知道哪去了」



「……这样啊」



「真不像她,她可能是不舒服吧」



我想这份担心是错的。



原来是柿原→二阶堂,野木→堂本这么个构造。堂本看起来就像是恋爱小说里的主角一样迟钝,野木想必很辛苦。



之后的事也跟我无关,我不会牵扯上就是了



「抱歉!我来晚了!」



我们刚说完这些,柿原就推开我身后的门,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



「没事,交班还有五分钟」



「是、是吗……解决问题多花了些时间,赶上就好……」



柿原整理气息,拿起了自己的衣服。



我差不多也该换衣服了。



由于是尺码固定的租赁品,因此穿起来有些异样感,但我并不如堂本那般壮实,没什么问题。



「凛太郎,你不打理下头发吗?」



「嗯……我不太喜欢发蜡,平时不怎么用」



要问我不喜欢哪一点,自然就是那个黏黏糊糊的感觉了。



我能理解打理发型某种程度上是在整理仪表,但头发硬邦邦的让我感觉很不舒服。



我的头发在男生里算是比较长的,而且用发蜡还很麻烦。



「这也太可惜了,这身衣服很少穿,把头发好好打理下吧」



「啊……?」



「呃,你要是真这么不情愿就算了」



我的表情过于难看,惹得堂本有些退缩。



不过,他说的并没有错。



难得穿一次,好好打扮打扮确实更好一些。



「……能教教我吗?」



「呃,你要弄?」



「你说的也对,就两个小时而已,我觉得可以接受」



「……这样啊」



柿原点了一下头,拿起他自己的发蜡站到了我身后。



「既然你这么说,我来帮你弄。龙二,你也给点建议」



「好啊。既然这样,就把凛太郎弄成大帅哥」



呃,不用到这种程度————。



在我说之前,柿原和堂本就开始着手为我打理头发了。



「这里稍微起来一点会好吧?」



「嗯。再整理到这边……」



让别人碰自己的头发感觉还是这么不可思议。



当然,和被玲碰的时候不同,我的心跳没有加快。



「……感觉不错啊」



「嗯……好过头了」



两人透过镜子看向我的脸,确认我的样子,。



我也能看到自己打理完的样子,这确实要比平时好点。确实挺好看的。



再加上管家的装扮,不同平时的自己在我眼里分数很高。



「平时好好打理一下原来就能变成这样……谢谢你们」



「呃……我们反倒是最惊讶的」



「啊?」



他们一脸惊讶,让我越来越搞不懂状况,反而开始以为我这副样子有什么奇怪的。



柿原或许是注意到我露出了困惑的神色,急忙开口道。



「我、我们说的惊讶是指太适合你了!」



「是啊!你不信问问别的女生!」



这就不必了。



他们也确实看不出客套的意思,有他们的肯定我就满足了。



话又说回来,有他们在,我不管打理得多好看也比不上他们。



「凛太郎,差不多该……换……」



我们准备好之后,身穿女仆装的雪绪刚好走了进来。



「嗯,我现在就去……怎么了?」



「唉?呃……你是凛太郎对吧?」



「嗯……怎么了?」



雪绪一脸惊讶地看着我。



这是怎么回事。我还想听听他的感想,难道有柿原他们在,他不好意思像平时那样说话吗?



「稻叶!你也觉得凛太郎今天很帅吧!?」



「唉!?啊……嗯,特、特别帅」



被问到感想,雪绪露出了困惑的神色。



虽然他没有说谎的迹象,但我不能理解他为什么语气复杂。



「……这样一来大家都会注意到凛太郎的优点了」



「这是什么话啊」



「没什么。时间到了!」



正如他所说,已经到了换班的时间。



我们走出这个等候室一样的地方来到教室,室内的目光瞬间聚集到了我们身上。